来自 博盈彩票网站网址 2018-08-30 12:34 的文章

看上苏锐怎么可能夏清的嘴上在反驳但是心里却

夏清微微低头,看了看自己放在一边的高跟鞋,再看一看自己的脚,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本来一双高档的连裤袜,就这样被从脚踝处全部撕开,被撕开的部分根本就是参差不齐,两脚露在外面,实在是有些狼狈,幸亏这里的光线不算太明亮,否则的话,自己还怎么见人啊?
 
    夏清一直受的都是高等教育,对人待事都是彬彬有礼,什么时候也没有越界过,这还是她人生第一次疯狂,当然,对于夏清而言,这种所谓的疯狂只不过是撕破裤袜而已。
 
    对于那些经常晃荡在夜店里的女人来说,这种撕袜子根本连毛毛雨都不算,她们都是直接撕衣服的。
 
    “走吧,别看你的袜子,我改天给你再买一双好了。”
 
    苏锐率先走向沙滩,双手平伸,用力扩着胸,道:“我们就这样光着脚在沙滩上散步,权当是消化了,每天工作那么久,工作强度那么大,压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是该好好的放松一下了。”
 
    夏清听到这句话,不禁笑了起来,她看着苏锐跳来跳去的背影,微笑着说道:“看你整天都是乐呵呵的,你也会有压力啊!”
 
    苏锐点点头:“当然,只要人活着就有压力,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比我帅,有那么多的人比我有钱,关键他们还比我努力,我为什么没有压力啊?简直就是压力山大!”
 
    夏清闻言,笑靥如花。她可不相信苏锐会觉得自己压力山大。
 
    当脚心乍一接触细细的沙粒时,夏清便感觉到一股太阳的余温从脚底升了起来,本来脚心还有些微凉,现在暖洋洋的,很舒服,那些细细的沙子就像是在给自己做足底按摩一样。
 
    两个人就这样在海边走着,一边走一边聊,感受着徐徐的海风吹在脸上,口鼻中闻着咸湿的气息,夏清果然如苏锐所说,整个人的身心都觉得轻松了起来。
 
    “来,试一试这个感觉怎么样。”苏锐把裤脚卷起来,直接踩进了海水中。
 
    夜晚的海水已经开始变得有一些凉意,不过,脚乍一接触凉水,整个人的身体都会紧绷一下,精神也为之振奋了起来。
 
    把裤袜撕开来已经超出了夏清的承受底线,再穿着这半残的裤袜去趟海水,夏清根本想都不没想过。
 
    不过,今天的这个晚上,注定和夏清之前所经历过的所有夜晚都有所不同。无论是用“疯狂”、“开心”还是“惊讶”来形容都是非常不准确的,形容这个夜晚最合适的词,就是——与众不同。
 
    可是,不管夏清愿不愿意,苏锐已经直接握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拽到了海水中。
 
    被冰凉的海水泡着小腿,夏清一声尖叫,脸上的笑容却愈发绽放!
 
    那样轻松而欢乐的笑容,可是多少日子没有在她的脸上出现过了!
 
    “来,跟我跑两步!”
 
    苏锐拉起夏清的手,拽着她狂奔了起来!
 
    两个人拉着手,就这样在浅水里奔跑着,任由海水打湿衣服!
 
    像两个孩子一样!
 
    这个时候,在苏锐和夏清看不到的地方,秦悦然正站在君澜凯宾酒店的楼顶,她望着这二人所在的沙滩方向,眼中露出一抹沉思。
 
    随后,秦悦然脸上露出淡淡的苦笑,自言自语地说道:“罢了,该来的总会来,丫头,你还是要照顾好你自己啊,不要总让我替你担心。我只想告诉你的是,这个男人不一定适合你,也不一定会和你走一辈子,当然,这些话我现在还不能说,只希望你能快乐的过好当下,因为我们是最好的姐妹。”
 
    说罢,秦悦然便转过身,迈动着她那双超长美腿离开了天台。
 
    苏锐和夏清跑了好一会儿,几乎已经要跑到君澜凯宾酒店私家沙滩的边界了,这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当然,气喘吁吁的是夏清,这么一点运动量并不会让苏锐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后者只要站直了身体,欣赏对面美女因为大喘气而不断起伏的胸前弧线就可以了。
 
    只是这个时候,苏锐才注意到自己还拉着夏清的手,刚才的他也是兴之所至,完全没有在意到自己的动作,现在才感受到手里的柔软触感。
 
    而夏清也是一样,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手被苏锐的大手握着,本来她的俏脸就已经因为奔跑而变得红扑扑的,现在显得更加红润。
 
    苏锐有些恋恋不舍的松开手,嘿嘿笑道:“嘿嘿,手感不错,手感不错。”
 
    顿时,夏清的双颊好似要发烧一般。
 
    “好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夏清捋了捋打湿的头发,畅快地说道。
 
    “咦,苏锐,你怎么了?”
 
    夏清发现苏锐没有答话,而是正往自己的下半身看去,眼睛中都放出光来。
 
    夏清低头一看,原来自己的整条裙子全部都被海水打湿了,紧紧贴在身上!由于是白色的职业套裙,被水浸泡之后,就变成了半透明的了!
 
    某些地方某些衣物也就若隐若现了起来!美妙的臀部形状被勾勒的无比清晰!真不知道这个小妞是怎么发育的!竟然能够拥有这种极品身材!
 
    苏锐被夏清的言语所惊,把眼神艰难万分的从美好的风景处转移开来,正好看到了夏清那轻嗔薄怒的眼睛。
 
    那眼神似嗔似怪,俏脸通红。
 
    苏锐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那啥,夏清,我真的不是故意看到你黑色的内衣的!”
 
    夏清这样子,自然是无法回去了,苏锐走到海边服务台,拿了一条大浴巾,围在夏清的腰间。
 
    其实,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苏锐可是极不忍心的,毕竟他也想让那种半透明的感觉在他的眼前多暴露一会儿。
 
    “那啥,让秦悦然给你开个房间,舒舒服服的洗个澡吧,不然会着凉的。”苏锐说道。
 
    “那你呢?你的衣服也湿了呢,要不让秦悦然也给你开一间客房吧。”
 
    夏清俏脸上的红晕还没褪去,今天晚上一桩接着一桩的暧昧事件,已经在不断突破着她的底线。
 
    “我没什么关系,身体棒着呢,不至于感冒着凉。”
 
    苏锐笑眯眯的说道:“再说了,你那个好闺蜜可是不大待见我,我就不去自讨没趣了。”
 
    夏清连忙解释道:“她不是不待见你,悦然她有时候嘴巴是比较直接一些,但是绝对没有恶意的,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大男人才不跟小女子一般见识呢。”苏锐很不要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放心吧,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那你回去的路上一定要小心些。”夏清叮嘱道。
 
    苏锐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这个完全不用担心,能劫我色的女流氓还没出世呢!”
 
    夏清巧笑嫣然,眼睛亮晶晶的,好像这片苍茫天穹下闪亮的星星。
 
    …………
 
    秦悦然站在房间里,看着浑身上下只围着一条浴巾的夏清,不禁啧啧嘴:“貌似在大学毕业之后,你的身材又变好了!”
 
    凭着夏清的魔鬼身材,再配合上这条只能勉强遮住敏感部位的浴巾,是个男人见到也得喷血。
 
    “你不也是一样,这几年来追你的男人不得从君澜凯宾酒店排到火车站?”夏清擦了擦头发,带着胸前白色波浪晃荡着,可惜没有异性能欣赏的到。
 
    秦悦然慵懒的往床上一趟,两条长腿交叉叠在一起,让人蠢蠢欲动。
 
    “我是不想谈那么早,找个男朋友就是限制自己的自由。倒是你,明显要动春心了哦。”
 
    夏清闻言,皱了皱鼻子:“我有吗?就算我想动春心,也没有目标啊。”
 
    “怎么没有目标?我觉得你是看上了这个苏锐。”
 
    “看上苏锐怎么可能夏清的嘴上在反驳但是心里却莫名想到了被苏锐拉着手在海水中奔跑的情形一丝红晕悄然爬上脸颊。
 
    “你看看你的脸,还想矢口否认什么?”
 
    对于感情这种事情,总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秦悦然看的远比当事人夏清要清楚的多。
 
    即便现在夏清对苏锐还谈不上感情,但至少是很有好感,这就是女人即将动心的前兆!
 
    ps:感谢老狼兄弟、leon13兄弟的给力支持!http://piaotian.net
 
 第096章 夜晚之荡漾
 
    “我没矢口否认,没看上就是没看上。”夏清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微红的俏脸,道:“不过话说回来,他的确很不错,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觉得你俩也很配呢。”
 
    “配个毛线啊。”秦悦然不禁想起了苏锐竟然敢对自己竖中指,撇了撇嘴:“那些追我的公子哥们,个个年轻又多金,随便挑一个,哪个不比苏锐强?”
 
    “你可别装了,要是我真把苏锐抢走了,你会舍得吗?”秦悦然说到这里,在夏清的腰间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
 
    “那有什么不舍得,如果你俩在一起了,我会献上我最美好的祝福的!”夏清一本正经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