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博盈彩票网站网址 2018-04-20 16:34 的文章

牛魔王将玉面狐狸横在怀中,伸手探向她的屁股

“我们妖族不会灭的,因为我们还有天下群妖七大圣之首,天尊孙悟空也曾经尊他为大哥的西方大力妖王牛魔王。天下众妖将汇集积雷山,再战天庭。”

 

 

在齐天大圣大闹天宫之前,妖界最为显赫的大妖并非是那猴子,当那猴子站在天下群妖从来没站过的位置逞威天宫,挑起风起云涌,天地色变的战争的时候,那时候天下所有的群妖都仰望着那个风雷激荡的故事中,耍起棒子砸向天庭的猴子。

梦想的火种一旦被点燃,经过血液的渲染,会有更多的妖顺着那条梦想之路,踏上叛逆流血的道路。在那猴子之后,曾经是一段妖怪碧血的年代,无数的妖怪都不甘心被天庭所管辖,他们被猴子的精神所鼓动,一些偷偷的吃人的妖怪也开始光明正大的掳人食用,一些以前只在山野古庙迷惑书生秀才的妖怪也开始深处皇宫,迷惑皇帝重臣,祸国殃民。

血流的已经够多,可是仍旧无法滋润梦想。

 

 

没来过积雷山的妖,无法在想象中知道它有多庞大。积雷山占地万里,上千个山头绵延不绝,其中除魔王洞里大力尊者牛魔王以外,又有天扇宫铁扇公主,孩子洞先天火妖红孩子妖王,以及牛魔王当初的七大圣中的结拜兄弟移山大圣狮驼王、驱神大圣禺狨王以及通风大圣猕猴王。这些妖王各占先天妖府,实力强大,即使天庭众神也往往会避路而过。

从洪荒年代起,积雷山就横立在世界的西方,划分了妖和神的禁地。

隐忍从来不是英雄之道啊。拨剑生死,闹的血流成河才是英雄所为啊。在猴子声名鹊起之后,那个人依然在他的积雷山,不动声色的整天蠢酒美人,尽情享乐。以至很多的妖魔都对这个洪荒的祖妖颇有微辞。觉得他个性懦弱。

如今拔剑的时候终于到了。

 

 

人的悲剧在于不能看清别人,而又无法认清自己。并不是照着着镜子就能认清自己。你怎么知道镜子不会欺骗你。你没发现了每个人眼中的你都不一样。而镜子里的你永远一样。

玉面狐狸知道自己有多娇多美,可是她看不出自己在大王的眼睛里撒娇温柔什么时候就开始成乖僻无理。

妖心难测,痴情易变。情海终有波浪欺负,船毁人亡之时。女人在爱情里,自己从来不会知道什么时候被开始厌倦。玉面狐狸曾经关注过牛魔王的历代的情人。她知道自己不会是最后那一个。

大王的对自己说过的哪句话,曾经没跟着其他的情人说过,即使能够独占专宠,不过也只是美好一小段。

 

牛魔王自然不知道小妾的眼波流转之中藏着这么多的心思。他这些日子他很不开心。这头牛从来没想过站在天下群妖的领袖的位置上,站在那张扬的旗帜下,向天宫发出宣战的怒言。

牛的本性本来宁愿遭受奴役,只为一生的平安的动物啊。以前是一只小牛的时候,整日的逃难在荒山野岭,小心躲避着那些上古的英雄和天生神通的猛禽异兽。那时候只想着强大,拼命的强大,以为强大起来就能保护自己。

后来那些灵禽异兽都逐渐因为相互的拼杀而绝种,他蜷缩在世界的暗角,等那些强大的存在都死光的时候,他忽然发下自己已经是最强大的妖怪了,从此他,占了积雷山,称为牛魔王。

封神之战后,天庭对这古妖也深为忌惮。这些年来。他不出积雷山,神不入积雷山。彼此相安无事。牛魔王也取了妻子,生了孩子,纳了历代的小妾。在某个时刻,他真的觉得只要夹着尾巴活着,像它这种强大的存在是可以求的平安的。

可是自从那猴子当了天尊之后,天庭忽然发疯一样的发出诛灭天下众妖的敕令。那猴子手持诛仙四剑,尽显屠诸妖之威,。积雷山几千山平静的生活就仿佛火山口虚假的平静一样,将被喷薄而来的灾难摧毁尽至。

 

积雷山,传说中强大者隐居的存在地,西贺牛州群妖最后的庇护所。在这场血雨腥风中,注定再也逃不过战火。

 

“大王”随着一声娇滴滴的声音,玉面狐狸整个人酥软的爬在牛魔王的身上。牛魔王的眼神也变的温和。

“大王,听说天宫有一种仙草名叫定颜丹,许多天女用了之后青春用驻,大王杀尽那些天兵神将之后,可要记得给为妾找出几颗定颜丹,也让为妾能永远的做大王最美丽的妖妃。”

“杀尽天兵……”这小妞说话到会察颜关色。她知道大王为此事心中忐忑,特意借此表明对大王信心。“自封神之战后,群妖和天庭战了上千场,无数的大妖怪从云端陨落,怎么会觉得我能胜。?”

“大王神武雄才,我自从嫁给大王之后,就不知道大王是有什么是做不到。”玉面狐狸拨弄起老牛胡须,她到是一点不忧心将来大战。玉面狐狸总是那么看上去象涉世未深的女孩。永远用她最温柔的一面的去融化他的疲惫和忧盅。

“哈哈。”牛魔王将玉面狐狸横在怀中,伸手探向她的屁股,玉面狐狸更显的娇羞,发出软媚的呼吸。

“大王……”

两人斯磨了一会,牛魔王喘息渐重,他粗暴的反复来回亲吻玉面狐狸的脸颊,忽然他觉得有什么冰冷的**粘在了玉面狐狸的肌肤上。

“大王。”玉面狐狸忽觉得牛魔王的厚唇离开了她的脸颊,她争开扑亮扑亮的眼睛,一片的娇羞。

“你流眼泪了。”

“大王,你明明知道臣妾在担心什么。大王英雄盖世,可是这天下妖事,岂能尽如心意。”

“是么,一直以来,别人都认为我沉溺于你的美色,豪气尽褪。齐天大圣五百年前大闹天宫时曾经要我给他壮威。黑山群妖被灌江口二郎神赶尽杀绝的时候,也曾经逃亡到积雷山下。那时候他们在只见我与你闭门享乐,豪气全无。天下七大圣积雷山独占其四,却屡屡害怕惹火烧身,常做缩头乌龟。我这么多年,我常用你做挡箭牌,陷你于不义,却是为了保全自己安稳的生活。英雄……那些盖世的英雄……。”

牛魔王闭上眼睛,那些黑暗的回忆一一的苏醒过来,良久……他淡淡的道:那些盖世的英雄在封神之战之前的时候都早已经死光了。

为什么愈强大我就愈来没有安全感。他多么希望有人前来告诉他天宫诛妖之事都是谣言。

而不是每天无数的妖怪跑到积雷山,把他推向神坛,称呼他为大王英雄,愿意为他拼死一战。他宁愿悄悄的离开积雷山,找到无人能发觉的地方,象当初那只小牛瑟瑟的躲在深渊里,那样等待着那些强大的存在互相撕杀,互相毁灭后,等待到了世道平安,再次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