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博盈彩票网站网址 2018-04-01 14:07 的文章

草纸换了一斤多二级的猪肉啊

不用指望我这边了。卖光了。看来我们必须要去一趟黑市了。”
 
    那个偷偷摸摸,自发行程又心照不宣的市集,所谓的灯下黑,就是说的它了。
 
    从农贸市集出来,穿过一条坑洼的小路,在一片废弃板房的包围下,四周是通向各个村落的四通八达的岔路的地方,那就是黑市集了。
 
    这个进有混乱不堪的废弃屋,退有蜘蛛网般的岔路口的有利地形,为买方与卖方的逃跑,提供了最便利的条件。
 
    这让受到了刘叔的提示,第一次来这里顾铮一行人,也放了心。
 
    “快看,这里有卖杂粮的!”
 
    黄豆,绿豆,红小豆…
 
    “哎呀呀,这里还有卖棉布的!!”
 
    沙曼莎同志,你好歹也是一个留学归来的海龟,能不能不表现的如同一个毫无见识的老娘们一般,注意形象懂吗?
 
 20 意外之喜
 
    “好东西啊!现如今很难见到了,难得保存的这么完整的书籍…”
 
    一旁的何叔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倒是没注意什么卖杂货的地方,而是一头扎进了路边等着众人撤摊后,准备捡点废纸的拾荒人员的车里去了。
 
    那里胡乱堆放着的书本足足有十几本之多,都是大爷准备拿回家放在茅房中当擦屁股的草纸用的。
 
    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的?
 
    把它在灶台里当引火的用,因为上边油蜡的关系,它还没有干草好用。
 
    擦腚的时候还总打滑,一不小心就抹一手..
 
    而他面前的这个突然出现的戴眼镜的老头,就好像是见了什么稀罕物一般,手也抖着,嘴也哆嗦着,这是要中风的前兆啊。
 
    “你,你,你干哈?”
 
    “你这书卖不?”
 
    啥?这还能卖?
 
    “卖,卖!”拾荒的老大爷有点激动。
 
    “要多少钱?”
 
    “这些你都要?”
 
    “都要!”
 
    “那,那你给1块钱吧!!”拾荒的老大爷咬着牙的说出了一个他自认为的天价。
 
    “多?多少?”何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咋,咋了?你嫌乎多了?那,那就8毛?”
 
    “好!就八毛!!顾铮过来给钱!!”
 
    叔!我欠你的啊!你兜里不是也有钱吗?
 
    虽然不情不愿,但是顾铮掏钱的时候还是十分的大方的。
 
    对面的老大爷唯恐他们一行人变卦,在确认了钱票真伪之后,就急匆匆的将书一卸,头也不回的奔着另外一个岔路口而去了。
 
    俺的个娘啊,草纸换了一斤多二级的猪肉啊,这可是近两斤白花花的鸡蛋的价格啊。都能买上几十斤的鲜嫩的大白菜了。
 
    这群人是不是傻的啊!!
 
    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在何叔手中那从他发现后就一直摸索着的基本发黄的书籍。
 
    “何叔,这是啥啊?”
 
    顾铮和沙曼莎好奇的看着这些书页的边沿处都有了微小的缺口,纸质的年代一看就十分久远的书籍。
 
    “这是《甄北集》应该是一百多年前的印刷本。不出意外,应该算是留存量很少的孤本了。”
 
    乖乖,但凡什么东西和孤这个字沾上点边儿,它的价值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