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博盈彩票网站官网 2018-04-01 14:16 的文章

他手中的土豆则长的参差不齐奇形怪状

打头的何叔神情凝重,是的,现如今要在草料生长的过于干老粗败之前,就要手动的收割起来,晾干打捆储存,以做羊群们过冬的准备。
 
    而他今天的任务也不轻,是时候要对绿洲进行一次大扫荡了。
 
    家中总是存不下余粮!
 
    下意识的,何叔就抬头望了望透蓝的仿佛特别高的天空。
 
    等到这里的冬季到来的时候,恶劣的气候随时都能造成大雪封山或是飓风扫荡的情况。
 
    那时候可能连一周一次的基本物资的领取,都做不到了。
 
    “抓紧啦!我们出发!!”
 
    潺潺流淌的清溪水,反射着粼粼的波光,溪水边上的石头壁上,附着的藻类被柳姨小心的收取。
 
    弯着腰的顾铮,头怎么也抬不起来,因为分到他面前的五只大框,就好像无底洞一般的,仍未被填满。
 
    何叔已经用他最结实的帆布衣服将手脚裹得结实,一头扎紧了崖边的荆棘林中,至于沙曼莎,则在外围的枣树林里,将所有能收集的果实采摘下来。
 
    时间从来未像现在这般不够用的,哪怕顾铮从来没有感受过属于新省冬季的残酷,但是何叔的经验总不会错的。
 
    那时候的专家,可不是砖家。
 
    听老人言,总没错!
 
    “哈哈!太好了!顾铮!快过来帮我一把,看我发现了什么!”
 
    荆棘林的那一边,靠近戈壁的一侧传来了何叔那带着惊喜的招呼声。
 
    因为这一片荆棘林的浓密程度过高,平时的顾铮,放羊时从不越雷池一步。
 
    难道对面有什么宝贝不成?
 
    被何叔的这一声叫,也开始兴奋了起来的顾铮,将手中的镰刀往草料筐里一扔,就兴冲冲的跑了过去。
 
    “嗷!呀!哎呀!吱!”
 
    光顾着兴奋了,这是给扎的。
 
    好奇的柳姨和沙曼莎手底下的动作也放慢了起来,她们一边喷笑着,一边等待着再次返回的那两个男人,能给她们带来多大的惊喜。
 
    ‘沙沙..’
 
    过去了许久,荆棘林的那头才开始抖动了起来。
 
    看来这两位的收获一定不少,否则怎么会用了这么长的时间呢?
 
    ‘哗啦’
 
    柳姨和沙曼莎惊喜的叫声就响了起来!!
 
    不过这数量有点少吧!
 
    顾铮手中的土豆不同于种植的土豆,一个个硕大无比,他手中的土豆则长的参差不齐,奇形怪状。
 
    一看就是凭借自己力量在这片天地里抢食吃的野生土豆。
 
    看到了两个女人的失望眼神,一旁的顾铮往同样是从荆棘林中走出,却是虚发无伤的何叔那一指:“多的是,何叔背后的筐里都装不下了!”
 
    这群女人太残忍了,让赤手空拳的顾铮抗个土豆样本就行了,否则他怎么在穿越火线的时候,遮住他虽然黝黑但是秀气的脸庞啊。
 
    那时候可没有什么小鲜肉的说法,在见到了土豆之后,谁还有功夫去看顾铮那张糙脸。
 
    沙曼莎连手中的枣子都没有来得及往筐里扔,撒丫子的就朝着荆棘林奔了过去。
 
    何叔的后背终于露出了它的真容,满满一筐冒尖的土豆,就这些拥挤着扔在了藤编筐里。
 
    “不用急,够我们吃个饱的,那边的野土豆常年繁衍,已经形成了一大片了。这个冬天的口粮都不用发愁了。”
 
    何叔脸上的笑容,腻死人不偿命,一种名为踏实的心情,终于在每一个人的心中落了下来。
 
    日子就在这样紧张忙碌却充满干劲中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