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博盈彩票 2018-11-21 16:56 的文章

即就眯起了双眼,体内瞬间爆发出一

要好得多。”
  杜仲淡然回了一句。
  场下,笑声更甚。
  一部分身甚至笑得眼泪的流出来,纷纷伸手指着易天照手中的软剑。
  易天照却是一脸涨红,面色尴尬。
  “哼,塾强塾弱,比过便知!”
  周围的大笑声,惹得易天照大怒。
  当即便是挥舞着软剑朝杜仲疯狂的攻了上去。
  “唰唰唰……”
  易家天罡剑,果然名不虚传,在易天照的手中,那软绵绵的长剑,宛如灵动的游蛇一般,疯狂的颤抖着,摇晃着,攻向杜仲。
  那颤抖的频率,甚至让杜仲看不清楚剑尖的指向。
  根本无法判断易天照会从那一个方向进攻。
  “喝!”
  杜仲大喝一声。
  身法灵动,快速掠动起来。
  “要玩虚的,我比你更虚!”
  心中暗喝一声。
  杜仲火力全开,身形飞速移动着,直接化被动为主动。
  在杜仲那近乎疯狂的速度下,易天照一时间竟是失去了目标,完全没办法瞄准杜仲。
  “杀!”
  就在易天照心里暗急的时候,杜仲的大吼声突然传来。
  两道破风声响,从身侧骤然袭向易天照。
  “哼!”
  易天照冷哼一声,身子一转,手臂随之挥舞而起,手中的软剑更是在瞬间宛如皮鞭一般横扫而出。
  狠狠的砸在了杜仲手中的蛇牙上。
  “唰。”
  一击被阻,杜仲再次闪烁身形。
  本想趁机发动突袭的易天照,赫然发现杜仲又消失了。
  他又失去了目标。
  转目扫了一眼场下的妙音竹,易天照当即大怒,喝道:“杜仲,你他妈是缩头乌龟吗?有种别躲!”
  话声起,场下顿时传来一片嘘声。
  “好啊。”
  嘘声还未落下。
  杜仲的身形一定,在距离易天照两米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面带轻笑的望着易天照,说道:“一招定胜负?”
  “谁怕谁!”
  易天照冷哼。
  只要杜仲敢跟他硬拼,他就有绝对的把握,一招灭了杜仲。
  可他不知道的事,杜仲在使用匕首的心得上,一点也不比他使用软剑差。
  在杜仲手里,匕首甚至比枪好用!
  这也是为什么杜仲喜欢使用军刀的原因。
  “众人只知道以柔克刚,却不知以刚克柔!”
  杜仲心中暗自呢喃一声。
  今天,他便要以刚克柔!
  “杀!”
  心头一动,杜仲飞身前冲,紧握着蛇牙的双手拖在身后。
  “呃啊……”
  易天照也是一声大喝,挥舞着软剑朝杜仲猛攻上去。
  “唰。”
  瞬间,两人错身而过。
  交接之处,寒芒骤闪。
  场下,一片平静,谁也不知道场上的情况到底是个什么样,所有人都一脸茫然的等待着结果。
  “咔嚓……”
  就在众人疑惑,茫然之际,一个诡异的响声,突然从擂台上传来……
 
 
第一百二十六章 杜仲会飞???
  清脆的响声。
  如同玻璃破碎一般,回荡在死寂的院子里。
  场下,所有人都呆住了。
  望着擂台上的两道身影,每一个人的眼眸里,都流露着不可思意的骇然。
  就连隐藏在人群中的那些高手,脸色都在这一瞬间变了。
  擂台上。
  易天照持剑而立,杜仲就站在他的身后。
  在易天照正前方的地面上,散落着数块软剑的碎片,在落日余辉的照耀下,那些剑身碎片,极其的显眼。
  与地面上的岁片呼应的,是易天招手中,那柄齐根断裂的剑柄。
  除了剑柄之外,剑身全消失了。
  望着手中的剑柄,易天照圆鼓鼓的瞪着双眼,眸中一片骇然。
  在其眼眸中,还反射着一丝璀璨的金芒。
  晶莹剔透的蛇牙,在黄昏日光的照耀下,泛出一层金黄色。
  那金黄色耀眼光芒的源头,正是易天照的喉咙处。
 
  看准了飞针射来的方向。
  而话不说,便是一跃而起。
  “唰!”
  暴怒中,杜仲哪还有丝毫顾忌,身形一动,便是当着众人的面,一跃而起,直接腾空飞行而去。
  “哇……”
  围观群众中,传来齐唰唰的震惊声。
  所有人都呆住了。
  那些隐藏在人群中的高手,看到这一幕之后,全都被吓得跳了起来,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流露着不可言说的惊骇。
  要知道,飞行可是只有心化期的高手才能达到的水平。
  而对于青年一辈来说,心化期可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一万个武者里面,也找不到一个心化期的武者。
  难道,杜仲是心化期吗?
  所有高手都震惊了。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杜仲居然能飞。
  那么,杜仲暗劲合一期的实力,是刻意压制的结果吗?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心化期的实力,足以在青年武者大会中,横扫一切对手。
  杜仲为什么要隐瞒?
  一个个高手的心里,都产生了无数的疑问,众人都在追寻着这份疑问,仔细的思索了起来。
  相较于暗藏的高手的疑惑。
  那群现场的记者,却是两眼放光。
  杜仲真正的实力是心化期高手,单这一条,就能让他们赚足眼球。
  这么好的素材,他们又怎么能放过?
  一群记者一边追拍着杜仲飞行的身影,一边快速的准备着稿子,毕竟首发出去的人,才能收到最大的回馈。
  擂台边缘。
  刚刚从地上站起身来,一脸不服气的易天照,正好看到了杜仲飞行出去的画面,一时间不服气的情绪突然就消散了。
  望着杜仲离去的背影,情绪非常的低落。
  “心化期。”
  易天照苦笑着摇头。
  他也认为杜仲是心化期的高手,心中的苦涩也得到了一个完美的台阶来释放,毕竟心化期的确不是现在的他能战胜的。
  另外一边。
  一直站在擂台下观战的妙音竹,则是望着杜仲的背影,恨得牙痒痒。
  “杜仲!”
  一个嘶哑的嗓音,从妙音竹的口中传出。
  “啪!”
  伴随着那愤怒的话声一起出现的,是一个清脆的破碎声。
  只见,被其捏在手中玩弄的石块,在这一时间,直接被她捏得粉碎。
  “明明是心化期的高手,还来玩弄我,好你个杜仲!”
  妙音竹越想越怒,心中恨意也是越来越强。
  与此同时。
  在一众记者的互相比拼下,现场的消息也在第一时间,传到了武林网上。
  “震惊!!!杜仲显露真实实力,并非暗劲合一,而是化劲心化期!”
  一个鲜红色的标题,出现在武林网上。
  一瞬间,便将所有武林网上的水客全部吸引了过来。
  帖子里的内容,讲述了现场所发生的一切。
  看过帖子的所有人都震惊了,傻了!
  谁能想到,以黑马之姿横空出世,从低调到高调的杜仲,真实的实力竟然是心化期,那种让人感觉到恐怖的高手?
  帖子的浏览量疯狂增加,但却没有任何一条回复。
  在强烈的震惊中,众人已经忘记了回复。
  良久之后,才出现了第一条回复。
  “心化期的什么境界,心化期就能飞吗?”
  一个根本没听说过心化期的初级武者留言。
  “心化期是化劲期的颠峰,心化期能飞,但也只是一种轻功而已,按照视频上的效果来看,心化期的轻功还远远比不上杜仲的凌空飞行。”
  一名了解心化期的人回复。
  随着这两条回复的出现,帖子里的恢复以一种近乎恐怖的速度,疯狂的增长起来。
  所有人的回复中,都携带着满满的震惊。
  与此同时。
  一个个新帖子,纷纷冒出头来。
  “心化期真的能飞吗?”
  “刚才的爆料真实吗?杜仲真的是心化期的超级高手吗?”
  “心化期到底有多厉害,为什么说能飞就代表达到了心化期?”
  无数帖子,如同蝗虫灾害一般,快速占领了整个论坛。
  而在这种越发疯狂的大事件中。
  之前分别站在支持杜仲、支持妙音竹和中立的三方骂战人马,也全都被吓得一大跳。
  “心化期杜仲,我们的超级高手!”
  “视频解析,杜仲如何充分展示心化期高手的水平。”
  “实力数据分析,杜仲的腾空之术比之心化期的轻功更加强大,由此证明杜仲的确是心化期的超级高手,甚至达到了心化期颠峰的程度。”
  “猛兽杜仲,竟如此生猛,不显山不露水,一爆发就震惊世人,心化期,杜仲能,你能吗?”
  支持杜仲的一方的人,被这个消息吓了一跳之后,立刻开始疯狂发帖。
  一边研究视频,一边以此来压制支持妙音竹的人。
  “视频里已经放得很明白了,而且从比武的直播来看,杜仲打败易天照可谓轻而易举,特别是那最后一拳,更是告诉了世人什么叫真正的实力。”
  “没错,如此强大的杜仲,怎么可能败给妙音竹?”
  “哼,早就说过,杜仲是故意败给妙音竹的,明显就是看不上妙音竹,对方偏要硬贴上来,现在知道苦了吧?”
  “现在看来,杜仲败给妙音竹的事,的确是假的,而且这一次也可以确实看出,的确有人暗算杜仲,跟闯武关的时候,一模一样!”
  杜仲的支持者,一句接一句,直接在网上形成了浪潮。
  而武林网。
  也因为这一次的事件,直接爆了。
  那强大到足以支撑百万人的服务器,几乎都快被挤爆了。
  听到这个消息,世界各个角落的武者,都犹如蜂拥的鱼群一般,疯狂的朝着武林网里钻。
  而发出第一个视频贴的记者,更是泪中带笑。
  因为进他帖子的人太多了,直接导致他根本刷新不动帖子,连回复都做不到,但回复数依旧在疯狂增长。
  另一边。
  除了在场的人,以及已经赶到小镇的高手之外。
  一些青年武者榜排行前十,还在赶来小镇的路上的时候,就在第一时间收到了这个震惊整个武林的消息。
  他们每一个人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杜仲啊杜仲,这他妈怎么这么变态……”
  路上,收到消息的陆羽,惊得下巴都合不拢,最后看到视频之后,整个人顿时就苦笑了起来。
  他没想到,一段时间没见,杜仲居然心化期了。
  “呼……”
  易天照大口的喘息着,依旧不敢相信。
  站在其身后,杜仲也是深深的吸了口气。
  虽然那最后的对决看起来非常的短暂,但那一瞬间,杜仲的情绪却是紧张到了极点。
  因为易天照的软剑弹性十足,一个抵挡不好,软剑就会弹射过来伤及自身。
  而在应下了一招决胜负之后,杜仲唯一的选择只能是跟易天照硬碰硬。
  他选择的方法。
  是打击软剑最致命的弱点。
  也就是剑身与剑柄的连接之处。
  任凭剑身再柔软,那个位置也绝对软不下来,反而因为处于软硬交接点的缘故,那个位置显得特别的脆。
  在交锋的瞬间,杜仲左手蛇牙抵挡剑身攻击的同时,快速侧移。
  右手趁机持蛇牙精准的劈砍在剑身与剑柄的接点处。
  险而又险的在柔软的剑身,饶过蛇牙攻到自己身前的时候,直接用巨力将软剑劈断。
  而后,趁着易天照惊讶之际,直接将蛇牙转移到了易天照的喉咙上。
  若是夙敌交战,易天照已经死了。
  “承让!”
  在众人的见证下,杜仲收回蛇牙,走到易天照的身前,抱拳张口。
  “啊!”
  就在这时,易天照非但没有摆出一开始那样的正派作风,反而瞬间暴怒起来,大声怒吼。
  为了战胜杜仲,他想尽了各种方法。
  只可惜,他想的那些方法都是为了抬高自己,从始至终都没有仔细的去研究过杜仲,甚至从未把杜仲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胜利早已是他手握之物。
  如今,结局却是这样的。
  这让他怎能接受得了?
  更何况,妙音竹还一直在擂台下观看,一想到自己之前说的大话,以及无数人的嘘声,易天照心中的怒火,瞬间就爆发了出来。
  “我没输!”
  一声怒喝,易天照再度出手。
  没有了软剑,便是紧捏着双拳,如同发疯子一般,骤然袭向杜仲。
  杜仲心中一冷。
  正要出手之际,面色突然大变。
  “咻!”
  他又听到了。
  那个声音。
  那个不知从何处飞射而来的,剧毒飞针的声音。
  “操!”
  这声音一响,杜仲当股无比冰寒的气息。
  能量瞬间翻涌而起。
  “唰!”
  没有丝毫犹豫,杜仲往前一步,在能量的辅助下,一拳轰出。
  “啪!”
  陷入疯狂的易天照根本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杜仲一拳砸在了胸口。
  无比巨大的力道,从杜仲的手臂中传导进易天照的身体,带着排山倒海之势,瞬间就将易天照打飞了出去。
  “哗……”
  场下,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认为发疯的易天照肯定会更厉害,更阴狠。
  谁也没有想到,发怒的杜仲,居然会这么可怕。
  一拳!
  仅仅一拳!
  易天照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杜仲一拳给轰飞了出去,直接坠下了擂台。
  这种情况,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这才是杜仲真正的实力吗?
  或者,这只是杜仲实力的一角?
  “唰!”
  就在易天照被打飞的同时,杜仲双目一眯,身形闪烁间,朝着前方猛的狂奔几步,然后右手一伸,一记拈花指,无比精准的捏住了一根无比细小的,泛着寒芒的毒针。
  “怎么回事?”
  “有人偷袭?”
  “好象跟杜仲打武关的时候一样,那一次杜仲也是找到了一根飞针……”
  一时间,围观的人傻眼了。
  当中不但把易天照打飞了,还在这种情况下,空手抓住一根细微如斯的毒针!
  这……怎么可能?
  这还是杜仲吗?
  这还是暗劲合一期的武者吗?
  另一边。
  当围观群众全部震惊的时候,早已准备好的紫嫣红,立刻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来比试之前就在周围埋伏好的鬼索等人,也飞速的追了上去。
  因为上一次遭受到偷袭的缘故。
  这一次,杜仲和紫嫣红等人显得异常的小心,来的时候就刻意的分成了两拨,杜仲和紫嫣红进场,鬼索等人布置埋伏。
  没想到,果然让他们等到了那个偷袭之人。
  “站住!”
  擂台上,接住飞针的杜仲,骤然爆怒。
  这个偷袭之人,已经彻底的触及了他的底线。
  任何人,敢威胁到杜仲的生命,杜仲都绝对不会放过。
  更何况,是在刚刚靠着龙阳果拣回来一条命的情况下。
  如果一个不小心,被偷袭成功了。
  那秦老木老怎么办,家族父母怎么办,古慕儿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