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博盈彩票 2018-11-21 16:56 的文章

心处有一个青石擂台,擂台四周还摆放着数

 
  古慕儿哼哼一声,问道。
  “哪有。”
  杜仲立刻否认,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在我心里你是全天下最美丽的女人,其他人根本入不得我的法眼。”
  “我不信。”
  古慕儿嘟嘴,气道。
  “别啊。”
  杜仲急忙张口,咳嗽了两声,说道:“为了你怕你吃醋生气,我都了两口血了,你还不相信我?”
  “吐血?”
  古慕儿惊呼。
  “紫嫣红又没告诉你吧?”
  杜仲苦笑一声,说道:“这个间谍也太不负责任了。”
  “你到底怎么了?”
  古慕儿焦急的追问。
  “就是那比武招亲,原本上台的时候就说好了,我赢了也绝对不会娶她。”
  杜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解释道:“可是,那女人耍赖啊,我赢了以后我不娶她,可她非说她没答应不嫁给我,为了不让你生气,我当时就自己把自己憋出内伤,吐了两口血,当场认输,反厉,双掌,又没你贤惠,性格火爆,把男人都打趴了一地,一点都没有你可爱,更没有你善解人意。”
  “我怎么听说,那个女人挺漂亮的?”
  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他可不会错过。
  没一会儿,易天照的采访也结束了。
  时至黄昏。
  看着天色差不多了,站在对立方的杜仲和易天照,相互对视一眼,同时迈步走上青石擂台。
  来到擂台中心,俩人对视而立。
  “青年武者排行榜第八位,易天照!”
  易天招率先自报家门。
  “青年武者排行榜第十位,杜仲。”
  杜仲也会以一礼。
  毕竟,这是一个被正派二字笼罩着的擂台。
  易天照之所以会选择这个擂台,自然也跟附加于擂台上的正派二字脱不了干系。
  “知道我为什么要约战你吗?”
  果然,才刚报完家门,易天照就摆出一副正派作风,问了起来。
  “不知。”
  杜仲当然知道,不过对方既然要玩这种游戏,那就好心配合一番不就成了,反正结果都是为了自己好。
  “哼!”
  易天照冷哼一声,张口道:“你昨天是如何欺负我女朋友的,今天我就如何把面子全部讨要回来。”
  易天照的话说得非常直白。
  显然就是在告诉观战的所有人,我易天照就是为了来给自己女朋友找回面子的。
  这个借口,足以感动妙音竹,足以感动在场的所有人了吧?
  易天照面色虽冷,心中却的流露着期待。
  期待妙音竹能认可他。
  “谁是你女朋友?”
  就在易天照满心期待的时候,站在擂台下的妙音竹,突然不屑的出声说道:“我可从没有说过我是你女朋友,你打架就打架,把我牵扯进去算个什么事?”
  闻言,易天照脸色大变。
  无比尴尬。
  “哗……”
  台下众人,顿时一片骚动。
  “妙音竹是我们的女神,什么时候变成你女朋友了?”
  “这脸还真是被打得啪啪响啊!”
  “当着老牛吹牛逼,这不是自找死路么?”
  “哈哈,这下可丢人了,看易天照怎么应对。”
  讨论声,瞬间活跃起来。
  众人纷纷起哄,要求易天照给个说法。
  擂台上,易天照眼珠一转。
  急忙张口道:“口误,口误!应该是未来的女朋友,等我打败了这个欺负你的家伙,然后就挑战你,到时候你一败,自然就是我女朋友……”
  说罢,也不搭理其他人的嘘声。
  立刻转头朝杜仲抱拳。
  “杀!”
  易天照大喊。
  “杀!”
  杜仲身形一动,怒喝一声便是暴掠了出去……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天罡二十一剑
  “唰唰……”
  两道身影,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同时暴掠而出,双方都带着恐怖的劲气,凶猛的撞向对方。
  大战,开始!
  恩怨台下,围观群众瞬间打起精神,仔细的观战。
  而在人群中,一众举着手机、照相机、摄影机的记者们,都变得激动起来,无比仔细的观察着场中激战的同时,还快速的在武林网上同步更新着。
  “是骡子是马,也该溜溜了……”
  人群中,一个穿着乞丐装,一脸脏兮兮的青年,面带微笑的看着擂台上,杜仲的身影。
  “杜仲,让我看看,你这匹黑马,你究竟能黑到什么程度!”
  另外一边,一名五大三粗,满脸烙腮胡的青年男人,也是一脸期待的盯着场中,杜仲的身影。
  “好戏开场了……”
  人群角落,一个个呢喃声传开。
  隐藏在人群中的高手,全都把目光投在了擂台上,那道单薄的背影身上。
  那个人,叫杜仲!
  对于这些成名已久的高手而言,早已成名的易天照,在他们心里都已经有了预测,唯独杜仲,他们谁都拿不准。
  杜仲的实力,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
  真的是合一期吗?
  如果是的话,合一期的杜仲究竟能发挥出多大的战斗力?
  这些问题,他们心里都没底。
  在他们看来,杜仲无疑是青年武者大会中,一个很难让人猜透的威胁。
  如今,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来观察杜仲的实力,他们又怎能放过?
  “砰!”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汇聚于台上之时,一个震天的大响声,骤然响起。
  只见,台上杜仲和易天照在急速暴掠的强大惯性下,轰然对撞在一起。
  “咔嚓!”
  双拳交撞。
  对撞的一瞬间,俩人同时往前猛踏,巨大的力量自两人体内爆用而出。
  在这股狂暴的力道下,青石堆砌成的擂台,仿佛玻璃一般,飞速的蔓延处数道裂缝。
  俩人脚下所踩之处,都是凹陷了下去。
  “哼!”
  一记对撞之后,易天照面色从容的冷声一笑,前踏的右脚猛的向上一提,整个人原地做出来一个非常干脆利落的后空翻。
  破风声响起,脚尖在后空翻的同时,带起一阵犀利的劲气,直袭杜仲的下巴。
  见状,杜仲双眼一眯。
  “唰!”
  没有任何花哨,就在易天照后空翻的同时,杜仲把前踏的右脚一抬,一记干脆利落的正蹬腿,直接蹬向易天照。
  虽然是后手,但那等速度,竟是比率先出手的易天照还要快。
  发现这一点。
  易天照暗道一声不好。
  “唰!”
  不敢有半分迟疑,在杜仲踢来的同时,易天照立刻转动身子,接着身子旋转的力度,像是舞蹈演员一般,整个人旋转着飞退了出去。
  不得不说,易天照的反应速度的确很快。
  以至于杜仲来不及收脚,就被其躲了开来。
  “啪!”
  一声脆响,杜仲一脚扑了个空。
  巨大的力量,再度将擂台上踏出数道裂缝。
  “有点意思啊?”
  另一边,易天照也在退出一米后,稳步落地。
  望着杜仲,易天照那原本淡然的面色,也变得有些凝重起来,那一双眼眸里,却流露出了阴森的寒意。
  原本,他以为他可以随便虐打杜仲。
  以一副上位者的姿态,将杜仲踩在脚下,狠狠的蹂躏。
  以此来增强自身名气,同时也能让妙音竹知道,他是一个强者。
  一个足以拥有她的强者。
  只可惜,他想错了。
  在与杜仲的两记交锋中,易天照发现,杜仲并没有想象中的好对付。
  虽然俩人在第一拳的硬拼碰上,拼了个半斤八两。
  但是,在接下来的互相试探中,易天照却赫然发现,杜仲的实战经验非常之强,强到足以对他产生威胁。
  “你也很强。”
  面对易天照那满是邪意的话声,杜仲淡然一笑。
  “嘿嘿。”
  闻言,易天照咧嘴一笑,张口道:“青年武者榜的高手都知道,我从来不以自己的专长与人对战,这种习惯已经持续了很久了,因为挑战我的人,没有一个能让我感觉到压力。”
  杜仲摇头轻笑。
  “你,是第一个!”
  望着杜仲,易天照冷冷的勾起嘴角,说道:“你我都不想过多的暴露实力,不如就尽快解决如何?”
  “乐意奉陪。”
  杜仲当即点头。
  “好。”
  易天照哈哈一笑。
  大笑的同时,手掌一动。
  “噌!”
  随着其极其快速的动作,一个利刃出鞘的响声,顿时传开。
  擂台下,一片惊叹。
  杜仲的眉头也在瞬间挑了起来。
  只见,易天照的右手往腰间一伸一拔,竟是把他的腰带给抽了出来。
  不。
  那不是腰带。
  而是一柄薄如纸片,泛着寒芒的锋利软剑。
  “软剑!”
  杜仲心中一惊。
  这种武器,他只曾听闻,却从未见人用过。
  因为软剑是所有武器中,最难操控的一种。
  这种软剑,并非普通的软剑,而是软到了一定程度,只有正握剑柄,才能让剑身保持直立笔挺的软剑。
  一旦转动,剑体就会如同麻绳一般,快速的晃动起来。
  这种软剑所考验的,不仅仅是个人的剑技,更多的是对剑身的操控以及对力量的控制。
  “易天照居然拿出了他的剑?”
  “易家天罡剑,很久没有见到了啊,这次可有好戏看了,只希望杜仲不要败得那么快才好。”
  “天罡二十一剑,不知道易天照练到了第几剑,别说二十一,就算只练到第二十剑,杜仲也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
  擂台下骚动声起。
  “不愧是第八名,果然有出众之处啊。”
  杜仲心中呢喃一声。
  “你好象,从不使用武器?”
  仗剑而立,易天照以一种上位者的姿态,淡然扫望杜仲。
  “平时不用,不代表我不会。”
  杜仲摇头一笑。
  “唰。”
  双手同时一动。
  从两腿侧边,一划而过。
  一时间,晶芒闪耀。
  仿佛水晶一般,两颗晶莹剔透的,长长的蛇牙,顿时出现在杜仲掌心。
  自从在漠北山洞得到这蛇牙之后,杜仲就一直收藏着。
  因为他喜欢匕首!
  原本,杜仲打算将两颗蛇牙交给青雉,让他帮忙打造出两柄独特的匕首来。
  只是,太不碰巧,杜仲还没来得及把蛇牙叫给青雉,就急急忙忙的赶来参加青年武者大会了。
  一把军刀对杜仲来说,根本不够用。
  所以,杜仲顺手把蛇牙也给带了过来。
  没想到,还真给用上了。
  “恩?”
  见到蛇牙,易天照神色一凝。
  仔细的看了一眼自后,却又不屑的笑着摇了摇头。
  兵中,长者为胜。
  一米二的软剑,对战仅有不到四十厘米的蛇牙,想也知道软剑占尽了优势。
  更何况,易天照本就是使用软剑的高手。
  “如此短小,也敢掏出来?”
  易天照别有深意的大笑着,奚落杜仲。
  一句话,引得全场大笑。
  “小虽小,足够用也足够硬,总比你那软绵绵,直过来把那女人给耍了一顿。”
  “这还差不多。”
  古慕儿一听,心中的怒火顿时就平息了大半。
  当即心疼地问道:“你身体没事吧,吐血可是内伤,你自己也是医生,不知道装一下啊,非要演得那么真干嘛?”
  “安啦,我没事。”
  杜仲嘿嘿一笑,说道:“把那女人甩掉以后,我就自己把自己给治好了,不哪里敢怠慢,要不然非得被你扒层皮不可。”
  “哼!”
  古慕儿傲然的轻哼一声。
  随后,俩人又聊了许多。
  一直聊到深夜。
  古慕那满肚子的怒火,才彻底的平息下来,彻底的消了气。
  翌日。
  杜仲早早的起床。
  晨练完毕,吃过早饭之后,杜仲没有再继续跟紫嫣红等人出去游走,反而独自回房,开始感悟起昨天和妙音竹交手时得到的体悟,同时也全身心的修炼起来。
  这一修炼,就是整整一上午的时间。
  一直到下午,杜仲才睁开眼。
  “快了。”
  睁开眼,杜仲张嘴便道。
  经过一上午的修炼,杜仲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快要突破了。
  那种即将突破瓶颈的感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
  “杜仲!”
  就在这时,紫嫣红的喊声传来。
  杜仲起身开门。
  发现紫嫣红已经带着鬼索等人,等在了门口。
  “走吧,吃饭。”
  紫嫣红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旋即又补充道:“现在距离傍晚黄昏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正好够你吃饭用。”
  “吃完饭,好打架!”
  鬼索等人附和道。
  闻言,杜仲哈哈一笑。
  很快。
  吃完晚饭后,一行人直接来到了战书上的比赛现场。
  这是一间四合院。
  院子非常大,正中排木椅,看上去就像是古时候的斗兽场一样。
  似乎是专门用来打架的地方。
  “这是战台!”
  紫嫣红张口道。
  “战台?”
  杜仲疑惑。
  “没错。”
  紫嫣红点点头,张口解释道:“战台是这个小镇上,唯一一个可以名正言顺的出手的打架的地方,这里是正道比试的道场。”
  “哦?”
  杜仲一愣。
  他没想到,这个小镇上,居然还设有这种地方。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在小镇的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发生战斗,也就是说这个战台的设置,根本可有可无。
  但,扯上正派,可就不一样了。
  站在这个台上,打架斗欧,就彻底的变成了另外一码事。
  “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紫嫣红咧嘴一笑,说道:“恩怨台!”
  “这个名字倒还不错。”
  杜仲微笑道。
  “当然,这可是有着正派名义加持的地方。”
  紫嫣红嫣然一笑,显然也并不把那所谓的正派,看得太重。
  “哗……”
  随着杜仲和紫嫣红的进场,场内顿时传来一阵骚动声。
  收到消息的众人,早已把整个恩怨台围了个满。
  “恩?”
  走向恩怨台的杜仲,杜仲举目一看,赫然在恩怨台的边缘处见到了易天照和妙音竹。
  俩人自然而然的站在一起。
  妙音竹对杜仲怒目而视,那森然的目光,仿佛想一口把杜仲声吞了似的。
  见状,杜仲假意扫了一眼,装作没看到。
  直接转过头来。
  “是你?”
  这一转头,杜仲顿时就一颤。
  “是我,呵呵!”
  出现在杜仲眼前的,正是早上采访他的那个青年记者。
  “杜先生,听说您跟青年武者榜排名第八的高手易天照要在这里比试,我能不能在比试前先对你做个采访?”
  青年记者一脸敬仰的望着杜仲。
  “当然可以。”
  杜仲哈哈一笑。
  青年大喜。
  立刻跟着杜仲走到一边,开始快速的采访起杜仲来。
  很快的,采访结束。
  杜仲也走到了擂台边。
  青年记者,则是在采访完杜仲之后,立刻改变目标,跑去采访易天照。
  易天照也接受了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