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博盈彩票 2018-11-21 16:56 的文章

的战书递给小二,眼神冰寒地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三方大战
  在杜仲那高超的讲故事本领下,年轻记者越听夜入迷,手中记下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采访仍在继续。
  而此时,杜仲却全然不知,他跟妙音竹的比武视频,悄然间已经被传到了武林网论坛上。
  “杜仲VS妙音竹,全过程!”
  一个全新的帖子。
  发出来的瞬间,被成了超级热贴。
  帖子里,什么话都没有。
  只有一个简短的视频。
  点开视频一看,正是杜仲跟妙音竹的扎过程,从开始到结束,一秒不落。
  这种干货,毫无意外的吸引了论坛里的所有人。
  看过视频后。
  参与帖子回复人,顿时分成了两派。
  一派站在妙音竹那方,痛批杜仲。
  “这个杜仲也太能装逼了,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真是不知好歹。”
  “就是,妙音竹可是咱们的女神,他要是走下擂台,大家岂不是认为他赢了,妙音竹就得跟了他了?”
  “这杜仲啊,我看就是吹出来的自大狂,输不起的货。”
  “就是,看到他最后倒在地上的时候,我真想笑,输了就输了吧,还强撑,那两口血,喷得那叫一个爽。”
  另一派,则是站在杜仲一方。
  “上面维护妙音竹的走狗们,你们眼瞎吗,看不出来杜仲是故意输的?”
  “对啊,一开场杜仲就说了,不回娶妙音竹,最后妙音竹却倒贴上来了,要不是害怕被妙音竹缠着,杜仲怎么会输?”
  “没错,不信的大可看视频。”
  “视频里,虽然战斗结束以后双方都没有张口证实输赢,但是杜仲直接就走下台了,妙音竹也没拦着,还用那种话来刺激杜仲,显然就是杜仲赢了,否则妙音竹怎么可能会说这种话?”
  “就是啊,没看见妙音竹说完以后,好生生的杜仲,突然就重伤了,这怎么可能?”
  “杜仲完全是在演戏啊!”
  “妙音竹的姿色也属绝佳之列,杜仲怎么就这么不想娶她?”
  “姿色大好,脾性太差!”
  双方争论不休。
  一方帮着妙音竹,一方帮着杜仲,差点就掀起骂战来了。
  好在,除了极端的双方支持者之外,论坛里又涌现出来一批中立方。
  “杜仲的确是输了,这是大家亲眼看到的事实,不过从比试的过程来看,杜仲的确没有落入过下风,有很大可能是故意认输。”
  “妙音竹的实力非常强大,杜仲的实力也不赖。”
  在中立方的谚语之下,论坛里僵持的气氛,终于是有所瓦解。
  即便如此,整个论坛里的所有人却依旧因为杜仲与妙音竹的比试,而一片沸腾。
  只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
  以及一些极端份子的挑拨,刚刚才有所好转的气氛,突然间急转直下。
  一句破口大骂声,进入帖子。
  随后,瞬间引来各中骂战。
  三方都热火朝天。
  有互相破口大骂的,也有各自据理力争的,也有安静的探讨线索的。
  那种情况,一时间,竟是没有丝毫停止的趋势。
  就在论坛上闹得火热的时候。
 
  那年轻的记者,也听得激动异常……
 
  ……
  骂战再度升级。
  在疯狂的对骂中,甚至有人怒不可遏的开始约架。
  随着情绪的高涨,约架者越来越多……
  就在论坛上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
  留在茶楼里喝茶的杜仲,被客栈小二找到,并且收到了易天照的战书。
  “报仇吗?”
  收到站书的第一时间,杜仲就咧嘴笑了起来。
  因为一些原因,在跟妙音竹的比试中,他并没有突破。
  如今没了妙音竹,又来了一个易天照。
  这倒是正好合了杜仲的意。
  “你回去告诉他,我同意了。”
  收下战书,杜仲让客栈小二回去转告易天照。
  等小二走后,紫嫣红才一脸疑惑地问道:“跟一个妙音竹的比试,都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你还敢接易天照的挑战?你不知道易天照跟妙音竹的关系吗?”
  “当然知道。”
  杜仲淡然一笑,张口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跟各方高手对决的,更何况易天照可是青年武者榜第八名的高手。”
  “是吗?”
  紫嫣红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张口道:“你是不是打算……”
 
 
第一百二十三章 骂战再起
  “你是不是打算跟易天照认认真真的打一场,最后再输掉?”
  紫嫣红一脸玩味的望着杜仲,补充道:“正好成人之美的同时,也能从深陷的比武招亲的事情里走出来?”
  闻言,杜仲砸了砸嘴。
  “我是有这个意思,只不过暂时还没考虑好。”
  杜仲微笑着说道。
  闻言,紫嫣红像是第一见杜仲一般,从上到下,重新完完整整的把杜仲给打量了一遍。
  旋即,面带苦笑地说道:“杜仲,我发现你这个人真的好可怕。”
  杜仲一愣。
  满目疑惑望向紫嫣红,脸上流露着莫名的神色。
  “真的!”
  紫嫣红无比严肃的看着杜仲,说道:“你不考虑任何名声或者荣誉,只考虑怎么样去解决事情,而且每一件事情解决的同时,都必须要对自己有利,这种做事方法,真的很可怕。”
  “其实,我还是有考虑过的。”
  杜仲咧嘴一笑,说道:“看吧,你说这句话,我就很开心,其实我打心底里还是很希望别人夸我的,毕竟能得到别人的认可,也是一件很有底气的事情嘛。”
  说着,还摆出一副很是受用的模样来。
  紫嫣红直接翻了个白眼。
  望向杜仲的眼眸里,尽是嫌弃。
  那边。
  因为收了易天照的钱的缘故,客栈小二很快的就回到了易天照的房间。
  “怎么样?”
  见到客栈小二,易天照直接张口问道。
  “他说,你的战书,他接下了。”
  客栈小二回道。
  “好,我知道了。”
  易天照冷声一笑,示意客栈小二离开。
  随后,把门一关。
  “接受了?”
  房间里,传来一个问话声。
  伴随着话声的落下,一个青年男子从客厅的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此人,身着一席蓝衫。
  面目清秀,五官立体,看上去极为帅气。
  只可惜,那英俊的面孔,却因为两颗大大的兔牙,而被彻底的毁了。
  不张嘴还好,一张嘴兔牙男那张帅气的面孔立刻就变得有些搞笑起来。
  “恩。”
  易天照点点头,张口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兔牙男问道。
  “怎么做?”
  易天照冷声一笑,张口道:“你现在,立刻帮我在武林网上发一个帖子,帖子的内容就说我约战杜仲。”
  “恩?”
  兔牙男一惊。
  惊疑间,眼珠一转,立刻就笑了起来,一边笑着还一边朝易天照伸出大手拇指。
  随后。
  在易天照的监督下,兔牙男很快的就在武林网上发出了帖子。
  “易天照约杜仲一战!”
  简单的标题,却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此时,整个论坛正因杜仲跟妙音竹的比试而闹得不可开交,这个帖子一出现,顿时就一石激起千层浪来。
  所有人,全都跑进了帖子里。
  “我与杜仲同为一介武夫。”
  “同为男人。”
  “不同的是,我易天照从来不欺负女人!”
  “杜仲是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到了,音竹被如此欺负,我易天照又怎能继续沉默下去。”
  “战吧!”
  帖子的内容非常简单。
  但,就是这简单的几句话,却让所有人都沉默了。
  就连之前那越演越烈的骂战,也因这一封战书的出现,而逐渐的减弱了下来。
  这战贴一出。
  整个论坛上的所有人,都知道易天照这是要为心爱的女人出头。
  他喜欢妙音竹,在武林中早已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即便在“杜仲打败了妙音竹”的声音特别浓烈的时候,他依旧毅然决然的要挑战杜仲,要为妙音竹出头。
  这么一出,立刻就让易天照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涣然一新,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档次。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被易天照的苦心感动。
  论坛中,大部分支持妙音竹的人,都对易天照的这封战书极为反感。
  “演的一场好戏啊,女神在擂台上被欺负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动手,现在事情都闹得不可开交了,结果都已经成定局了,才跑出来义正言辞的要为女神报仇,这份用心可真够歹毒的啊。”
  “趁着女神受到大家心疼的时候,跑出来出头,玩英雄救美?”
  “哼,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
  “你就放弃吧,就算你赢了,我们也不会让你跟女神在一起,就算你真的有那个本事帮女神报仇,女神也绝对不会跟你的,要跟的话早就跟了,女神根本就看不上你。”
  妙音竹的拥护者,纷纷斥责易天照。
  在这些人眼里,妙音竹无疑就是明星,令他们为之疯狂的明星。
  身为女神,妙音竹自然是一辈子不嫁人才好。
  这些人没有那份实力,心里却又看不惯易天照那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心,所以纷纷群起而攻之。
  除了支持杜仲一方和中立方在这件事情上继续保持中立之外。
  论坛里那些各种数据分析帝也纷纷现身。
  从各中数据开始罗列。
  找出无数可对比的相同点和不同点,分析杜仲跟易天照,究竟谁更强,谁的胜算更高。
  结果。
  有的说杜仲胜算大,有的说易天招的胜算大。
  然后又开始了各种数据比拼,和争辩。
  杜仲的支持者,也闲不住了。
  “要是真打起来,杜仲肯定能赢,连第七名的妙音竹都输了,排在第八的易天照就更不在话下了。”
  “战斗,杜仲怕过谁?”
  “从横空出世到排名第十,杜仲何曾惧过,别说是一个小小的易天照,杜仲如果出全力的话,完全可以挑战前三!”
  在杜仲支持者的神化下,杜仲的实力不断的上升。
  因此,妙音竹的支持者看不下去了。
  “谁他妈说杜仲赢了我们女神?”
  “杜仲是支持者都的脑残粉吗?”
  “杜仲自己都在武林网的专访中承认自己输了,你们这些哈巴狗,还在帮他争输赢,硬要给他戴高帽子是吧?”
  帖子瞬息万变。
  妙音竹的支持者,疯狂的针对杜仲的支持者,不断的以贬低杜仲的手法,来抬高妙音竹。
  而杜仲的支持者又怎么可能认怂。
  无论从数据,还是各种争辩中,杜仲是支持者都死死的咬着杜仲是为了给妙音竹留面子,所以主动人输。
  一来一回。
  双方骂战,再度掀起。
  骂战一起,就是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
  在论坛水民的骂战中。
  因为热度的上涨,这一个战帖,很快的就引起了高手们的注意。
  尤其的青年武者榜排行前十名的高手们。
  每一个都仔细的把帖子看了一遍。
  “开打了吗?”
  一个不知名的房间里,盘坐于床上,穿着道服的青年,看着手中平板电脑上显示的战贴,嘴角一勾就露出来一丝笑意。
  “青年武林大会之前的一场,真正的较量啊。”
  一处黑暗中,一张煞白的脸在电脑屏幕的照耀下,露出森然的白牙,再加上嘴角带着的邪气凛然的笑意,让人看上去不寒而栗。
  “哈哈……打吧打吧,好好打一场,也好让我字仔细看看你们的实力到底如何。”
  一个明亮的房间里,一名身材魁梧,满脸烙腮胡的大汉,望着电脑上显示的战书,当即就畅快的大笑了起来,大笑的同时,眼眸里也流露出了期待之色。
  “两个傻子。”
  河边小桥下,阴凉处,一个穿着乞丐装,脸形消瘦的男人望着手中的电脑,嗤之以鼻的冷哼道:“目光短浅至极,这可是青年武者大会临近的日子,隐藏了一整年的实力,在比武大会之前就提前暴露出来,还真是脑子有问题。”
  说着,乞丐顺手一仍,直接就把手中的平板电脑仍到了河里。
  那模样,哪有一丁点缺钱的意思。
  “太年轻了。”
  一处桃花小院里,一名身着白色轻纱薄杉,长得剑眉鹰目的青年,看着手中电脑上的战帖,神色老成的摇了摇头,张口道:“这个易天照,从他公开喜欢妙音竹的那一天开始,便为情所困,已然入不得法眼。”
  “这杜仲,本以为有点意思,没想到来此之后,竟是表现得如此的意气用事,看来脾性也并不静之。”
  “这俩人,不足为虑了!”
  呢喃间,青年咧嘴大笑起来。
  脸上流露着无比自信的神色,似乎已经把杜仲和易天照,排除在他的对手之内了一般。
  “杜仲啊杜仲,太反常了。”
  街道上,一个长相平凡,一眼看去根本吸引不了任何人目光的男人,看着手中的电脑,微微挑着眉头,呢喃道:“横空出世以后,你一直是个非常低调,即便如此有名望,也从未在武林网出现过,甚至一直极力隐藏你自己的行踪和实力。”
  “那个低调的才是你。”
  “这个高调的不是!”
  青年摇摇头,苦笑一声,张口道:“这次的比武大会,有意思咯……”
  “奇怪。”
  另一边。
  一个坐在小镇一家店铺门口,卖着古式烟筒的青年,也是神色好奇的看着电脑,眉头紧皱着,喃喃道:“这怎么就打起来了,他们可都不傻,难道有什么阴谋不成?”
  呢喃间,青年陷入深思。
  时至夜晚。
  在茶楼躲了一整天的杜仲,天黑以后便直接赶回自己的房间。
  可刚回房间,电话就响起来了。
  掏出电话一看,杜仲顿时就苦笑起来。
  打来电话的,正是古慕儿。
  “喂,慕儿?”
  苦笑间,杜仲急忙接通电话。
  “你个没良心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电话那头,古慕儿的痛骂声,骤然袭来……
 
 
第一百二十四章 杜仲战易天照
  “这是怎么了?”
  听到古慕儿的痛骂声,杜仲立刻紧张的询问。
  “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
  古慕儿怒不可遏的张口问道:“今天早上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我……”
  杜仲开口。
  可才刚刚说出一个字,立刻就被古慕儿打断了。
  “你什么你,你答应我你绝对不会上比武招亲的擂台的,可是你怎么做的?”
  古慕儿质问。
  “我……”
  杜仲苦笑。
  “哼,你个臭没良心的,上去了,还打赢了是吧?”
  古慕儿怒声呵斥,说道:“别跟我狡辩,紫嫣红已经把事情全部都告诉我了,你好啊,打一架打成名人,还有人给你做专访了,是不是回来的时候,准备顺便把那个你打架赢来的女人,也带回来,把我给气死啊?”
  “别啊。”
  听出古慕儿的真生气了,杜仲急忙安抚,说道:“慕儿,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古慕儿张口质问。
  “你好好的听我解释,成不?”
  杜仲苦叹一声,张口道:“你消消气,平静下来,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把该有的误会全都解决掉,要是平静不下来,被情绪主导的话,这事根本就说不清楚。”
  电话那头沉默了。
  稍许,传来两个深呼吸声。
  “好了,你说吧。”
  深呼吸结束,古慕儿的话声也从之前的愤怒,变得平静了下来。
  “事情是这样的。”
  杜仲点点头,语气温和地说道:“其实,在打之前我早就已经想好了,绝对不可能娶她的,紫嫣红告诉你了吧,我一上台就明说了,就算赢了也不会娶她。”
  “说了,但是……”
  古慕儿不满的张口道。
  “没有但是!”
  杜仲立刻打断古慕儿的话,补充道:“你是不在现场,你要是在现场的话,绝对不可能生气,信吗?”
  “为什么?”
  古慕儿翻了个白眼。
  “这还不清楚吗?”
  杜仲回了一句,旋即好奇地问道:“紫嫣红没告诉你吗?”
  “告诉我什么?”
  古慕儿疑问。
  “我一想她就没跟你说。”
  杜仲立刻张口说道:“其实吧,那个女人长的又没你漂亮
  离开擂台的妙音竹,越想越是气愤,那张绝美的脸蛋上,也不由得横生怒火,眼眸更是阴沉得可怕。
  “啪嗒!”
  突然,因为愤怒而疯狂行走,胡乱冲撞的妙音竹,猛的停下脚步。
  “你别再跟着我了。”
  猛的一转头,妙音竹就冷声朝着一直跟随在她身后的易天照大喊。
  易天照仿佛没听到一般,盯着妙音竹看。
  “听到没有?”
  妙音竹大怒。
  易天照依旧不说话,就这么默默的站着。
  见状,妙音竹立刻转身,飞也似的迈步离开。
  在其身后,易天照继续尾随。
  妙音竹走一步,易天照就走一步。
  “啪嗒!”
  走了没几步,妙音竹再度停下来。
  “唰!”
  再次转头,一脸不爽的望着易天照,冷哼道,“要是你的女人被人欺负了,你就这么怂样?真是废物!”
  易天照一怔。
  “就你这一点骨气都没有的怂样,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看不上你。”
  妙音竹冷哼。
  易天照眉头一紧。
  深深的凝望了妙音竹一眼,咬牙道:“好,我这就去帮你教训杜仲!”
  说罢,身子一转,便是掠动而出。
  “哼,杜仲……”
  望着易天照离开的背影,妙音竹狠狠的捏起了她年粉嫩的小拳,脸上的愤怒之色,丝毫未减。
  另一边。
  从妙音竹身边离开后,易天照并没有直接去找杜仲。
  反而回到了他的房间里。
  找出纸笔。
  唰唰唰。
  挥笔舞墨,很快的便是写了一封战书。
  “杜仲是住这家客栈吧?”
  从房间里走出来,易天照直接找上了客栈的小二。
  “没错,就住这里。”
  小二点头应声。
  “好,你马上帮我把这封战书转交给他。”
  易天照把写好说道:“告诉他,我给他一天一夜的时间疗养,明天傍晚,与我一战!”
  小二急忙接过战书。
  “去吧。”
  易天照顺手给了小二些钱。
  小二立刻笑嘻嘻的拿着站书离开了。
  茶楼。
  杜仲刚做完采访,那记载了许多事情的年轻记者,招呼了一声之后,就立刻离开茶楼,赶去发稿去了。
  很快的。
  在记者的操作下,杜仲的专访稿子,很快的就被上传到了武林网上。
  《杜仲与妙音竹之间,不得不说的秘密》
  一个看似简单,却极其吸引人标题,发布的瞬间,立刻飘红。
  帖子里,把杜仲的独家专访的所有事情,全部都详细的写了出来。
  一时间,跟贴无数。
  在视频帖里骂战的所有人,也都全部转移到了这个帖子里。
  看完专访稿。
  支持女神妙音竹一方的人,趾高气扬的大言不惭起来。
  “看到没有,杜仲自己都认输了。”
  “我就说,我们女神怎么可能会输,原来从一开始比拼暗劲的时候,杜仲就已经受伤了。”
  “女神可是霸占了青年武者榜第七名很长很长时间的,怎么可能被杜仲被打败,也不看看他杜仲是什么鸟样,还想娶我们家女神,真是痴心妄想。”
  同样看完专访帖,原本站在中立一方的人,反而隐约的偏向了杜仲一方。
  “这叫什么专访?”
  “虽然是杜仲的专访,但里面的内容却无限的在捧高妙音竹,杜仲却一直被贬低,如果真是杜仲的专访,杜仲就这么贬低自己吗?”
  “就是啊,是个人也不会在自己的专访里这么贬低自己,抬高对手吧?”
  “这是武林网的记者做的专访,我们没理由怀疑武林网的诚信,但是这篇稿子,明显有问题。”
  “没错,这稿子里描述的事实,太差强人意了。”
  跟中立方一样。
  看完帖子以后,本就支持杜仲的那一方,更加不服气了。
  与中立方一联合,就拿稿子有问题,不符合逻辑这一点来说事。
  而支持妙音竹一方,却死抓杜仲自己认输,死抓专访里的比武经过,不停的嘲讽中立方和支持杜仲一方。
  一时间,骂战升级。
  变得更加的猛烈了起来。
  眼看骂战越演越烈。
  一个参与其中,身为中立方的水民,立刻跳出帖子,开了一个投票帖。
  《杜仲到底配不配得上妙音竹?》
  投票贴一出。
  顿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论坛上的水民,纷纷进帖投票。
  一时间,票数疯狂上涨。
  转眼就超过了十万票。
  可见人气之高。
  投票还在持续。
  投票的帖子里,却是又掀起了新一轮的骂战。
  “楼主的脑子进水了吗?杜仲横空出世到现在,哪一次的表现不是震惊所有人,可以说杜仲虽然暂时没有在青年武者榜超越妙音竹,但是杜仲的名望却早已把妙音竹甩得屁股都看不见了,这帖子应该改名为‘妙音竹到底配不配得上杜仲?’才对。”
  “附议,妙音竹占据青年武者榜第七名的位置那么长时间了,也没见做出过什么大事,唯一能算得上大事的,也就她那张骚狐狸的脸和那幅妖精一样的身子了,除此之外她做过什么贡献,有什么资格问杜仲配不配?”
  支持杜仲一方,立刻在帖子里疯狂的质问楼主。
  对此,楼主无奈苦笑。
  “杜仲算个求,有本事把妙音竹的排名超了再来说事,第十名配不配得上第七名,当然不配。”
  “妙音竹的粉丝,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杜仲淹死,他杜仲根本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