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博盈彩票 2018-11-21 16:56 的文章

妙音竹都面色凝重,互相对拳

狂暴的劲气,狠狠的拍在与其交手的男人身上,直接就把人从擂台上打得倒飞了下来。
  “哼!”
  又或许是别的什么意思。
  让人琢磨不透。
  “好!”
  杜仲立刻坐实这句话,向周围拱手道,“在场的各位好汉都听到了,这场只是一个简单的比武,点到为止,无关婚嫁!”
  “呼……”
  场下,听到俩人对话的易天照,也暗暗松了口气。
  既然杜仲再次确定了,妙音竹也答应了,他也就不需要再担心了。
  擂台正前方。
  紫嫣红也松了口气。
  好在杜仲又询问了一遍,否则真打起来的话,结果恐怕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打擂即将开始。
  全场,屏息等待。
  只不过,在那黑压压的围观人群中,有不少贼眉鼠眼的家伙,正在举着手机,疯狂拍照。
  这些照片,以及杜仲跟妙音竹比试的消息,毫无意外的在第一时间,传到了武林网论坛上。
  一时间,杜仲在武林网的风头,无人能及。
  前十中第一个出手。
  前十中第一个挑战武关。
  前十中,第一个跟前十的高手比试。
  仅仅两天时间,杜仲就做出了许多让人不能明白的选择和行动。
  换做前十里的其他人。
  在这个时间点,都巴不得越低调越好。
  反而平日里低调得没有任何消息的杜仲,却在这两天时间里,突然高调起来,成为了武林网论坛上,所有水客的讨论核心。
  最吸引人,也是最重要的是。
  这一次,杜仲跟妙音竹之间的比试。
  是杜仲得到第十的排名之后,再一次的越阶挑战。
  之前,杜仲的每一场比试都是越级挑战,而且每一次都胜了。
  这让武林网上的众人都不愿相信。
  如今,杜仲再次越阶挑战,而且是在众人的眼下进行的挑战。
  杜仲会不会再次挑战成功?
  所有人都无比的期待和关注。
  现场。
  一片人生鼎沸。
  得知消息的,有资格来到这个地方的高手,全都赶了过来。
  加油打气声,以及各中鼓动战斗声,不绝于耳。
  擂台上。
  杜仲跟妙音竹相视而立。
  “青年武者排行榜第七位,妙音竹!”
  妙音竹自报身份。
  “青年武者排行榜第十位,杜仲!”
  杜仲抱拳回了一句。
  闻言,妙音竹笑了。
  “听说你很强,闯武关的时候,你的表现也很不错,可惜……”
  说话间,妙音竹面带深意的望向杜仲。
  “可惜什么?”
  杜仲轻笑问道。
  “可惜,你的实力太差了。”
  妙音竹一边摇头,一边说道:“以暗劲合一期的实力,冲到青年武者榜第十,的确是很不错的成绩,只可惜你面对的是我。”
  “哈哈!”
  杜仲咧嘴一笑,张口道:“身化期?”
  “既然知道,还敢挑战?”
  妙音竹饶有兴致的问道。
  “败在我手里的身化期,虽然不多,但也不少。如同迅雷一般,带着
  一声大喝。
  妙音竹强行扭转身体,试图在杜仲的攻击落实之前,依靠自己身的力量,快速下坠到地上。
  “啪!”
  然而,就在妙音竹强行下坠的时候,杜仲的右脚已然踢到了她强行扭转的身体上。
  因为强行扭转的缘故,杜仲踢到的部位,正好是妙音竹那诱人的小蛮腰。
  一脚落下。
  妙音竹,瞬间坠落在地。
  “呼……”
  稳步落地,杜仲大大的松了口气,在交手中他清楚的感觉到,妙音竹的实力非常之强,战斗力几乎跟杜仲不相上下。
  好在,依靠着强大的实战经验,杜仲才堪堪赢了对方一招。
  但就这一招,已经足够了。
  “承让!”
  等妙音竹一脸幽怨的站起身子,杜仲立刻抱拳说了一句,便是转身准备下台。
  “呵呵。”
  突然,妙音竹笑了起来,望着杜仲那逃避般走下擂台的背影,张口道:“你赢了可以不娶我,但我也没说我输了就不嫁给你啊?”
 
 
第一百二十一章 身负重伤
  “哗……”
  一句话,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直勾勾的盯着妙音竹。
  没有人想到,妙音竹会输给杜仲,更没有人想到,妙音竹输了以后,居然会主动送上门来。
  要知道,在比试开始前,杜仲就明确的说过,就算赢了,他也不会娶妙音竹啊。
  场下。
  听到妙音竹的话,易天照的脸色,瞬间便得铁青。
  他本就不想让杜仲上台打擂,更不希望妙音竹输。
  结果,却在妙音竹的阻止下,让杜仲上了台,还打了擂。
  这也就算了,反正杜仲在上台的时候,还分明说过不会娶妙音竹,但是妙音竹这最后的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可还站在这儿呢。
  妙音竹怎么能这么说?
  不只是易天照,一旁的紫嫣红的脸色也在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她答应过古慕儿,一定不会让杜仲上场比试的,可她没能阻止,结果妙音竹还倒贴上来了,这让她感觉到很是不爽。
  “唰!”
  心念刚起,紫嫣红就立刻掏出手机,准备随时打电话给古慕儿。
  如今这种情况,要想帮杜仲摆脱妙音竹的纠缠,似乎也就只有古慕儿能行了。
  就在所有人都震惊,发愣的时候。
  刚走到擂台边上的杜仲也是脸色一沉。
  “事情难办了啊。”
  心中苦笑一声,杜仲大脑飞速转动。
  几乎刹那间,猛的转过头。
  “噗!”
  转过头的瞬间,杜仲一脸骇然的望着妙音竹,脸色潮红,嘴巴忍不住的一张,猛地吐出来一口鲜血,一边站不住的倒退了几步,一边神色痛苦的道,“青年武林榜第七位,果然名不虚传,我输了!”
  这话这一幕一出,所有人都傻了。
  在无数莫名而茫然的目光下,杜仲双脚一软,立刻就倒在了地上,体内能量涌动,再次暗自逼出一口鲜血。
  吐血的同时,仿佛缺氧般的喘起粗气来。
  一时间,所有人都傻眼了。
  每一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杜仲的脸上。
  无数双眼眸里,流露的全是疑惑。
  没有人清楚,杜仲这是装的,还是真的被打伤了。
  如果被打伤的话,怎么可能走到擂台边,而且还是在妙音竹说完那句话以后,才显露出来?
  如果不是的话,杜仲怎么可能连吐两口鲜血?
  而且,样子看上去也的确虚弱。
  人群,一片茫然。
  人群中。
  易天照和紫嫣红同时松了口气。
  他们自然知道,杜仲是在演戏。
  不过,对他们俩来说,杜仲这出戏演的是真好,至少能让俩人都安下心来。
  “放屁!”
  擂台上,妙音竹突然爆怒,大吼道,“你是在假装,我根本没把你打伤。”
  杜仲依旧喘着粗气,对妙音竹的话置之不理。
  见状,妙音竹更怒。
  她知道,她被杜仲耍了。
  虽然是她耍心计在先,但她确确实实被杜仲耍了。
  如今这种情况,她并没有认输,杜仲就自残认输了,她还怎么输?
  显然,她赢了。
  因为杜仲不想娶她,所以她赢了。
  赢得很是愤怒!
  “难道,我就这么让你讨厌?”
  “我就这么让你害怕,让你连娶我都不敢吗?”
  妙音竹心中疯狂的嘶吼着。
  她是一个美女。
  一个绝世美女。
  追她的人,不在少数,被她诱惑的男人,愿意为她去死的男人,更是数不甚数。
  可偏偏,她唯一一个,尝试性主动对待的男人,却连正眼都懒得看她一样。
  这让她那高傲的自尊心,怎能承受得了?
  当即,怒火便是如火山一般,直接爆发了。
  “敢耍我,我废了你!”
  一声爆怒的大喝声传开。
  妙音竹身形一动,也懒得再跟杜仲理论谁输谁赢,当即就飞身冲上前来,带着巨力的手掌,不带一丝怜悯的轰然劈向杜仲的脑袋。
  见状,杜仲心中一惊。
  立刻转目朝紫嫣红投去求救的眼神。
  做戏要做真,他现在“身负重伤”,可不能动手。
  “唰。”
  紫嫣红会意,立刻闪身而上。
  “啪!”
  在妙音竹的攻击来到之前,紫嫣红正好出手,将其格档在外,把杜仲严严实实的保护在身后。
  “唰。”
  与此同时,易天照也飞身上台。
  “啪啪啪……”
  就在易天照冲上擂台的时候,妙音竹和紫嫣红已然激战在了一起,俩人疯狂的对攻,互不相让。
  “不好。”
  易天照心中一动,立刻上前出手。
  试图将两个女人分开。
  可是,这一出手,却发现两个女人出奇的厉害,就算他全力尽出,竟也无法将两人分开,这让他苦笑连连。
  “希望音竹不要受伤才好,否则……”
  无奈之下,易天照只得站在一边,死死的盯着场中交手的两个女人。
  “啪啪啪……”
  对撞声不绝于耳。
  一连交手数十招之后,俩人同时抽身退步。
  久攻不下,妙音竹一脸愤恨的盯着紫嫣红,张口道:“没想到,你竟也隐藏了如此厉害的实力。”
  “彼此彼此。”
  紫嫣红淡然一笑。
  “哼!”
  妙音竹冷哼一声,旋即把目光转向依旧躺在地上的杜仲,双目一眯,脸上流露出阴毒之色,张口道:“别让我再见到你,否则我一定把你碎尸万段。”
  愤怒的大吼声传开。
  妙音竹当即转身,一脸愤恨的走下了台。
  “自作孽,不可活!”
  擂台一侧,易天照冷冷的瞪了杜仲一眼,旋即紧随妙音竹离开。
  台下一片愕然。
  随着妙音竹和易天照的离开,好戏演完了,人群也逐渐的散去。
  擂台上。
  紫嫣红望着躺在地上,神色痛苦的杜仲,又气又好笑的蹲了下去,张口喝道:“人都走了,赶紧起来,别装了。”
  杜仲神色痛苦的转头四望一眼,确定主人公已经走了。
  但还有大部分群众没有离开的情况下,杜仲只能捂着胸口,哎呀哎呀的呻吟着,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
  “我去。”
  望着杜仲那副模样,紫嫣红当即就翻了个白眼。
  心中不禁生出一股要好好教训杜仲一顿的想法。
  她明明就一直在阻止杜仲上台,可杜仲偏偏就是要上台,结果还不是变成这样了?
  要是杜仲不上台的话,那来的这些事?
  一想到杜仲倔强的要打擂,紫嫣红心里就不由得生出来一股怒火。
  “啪嗒啪嗒……”
  紫嫣红怒冲冲的走向杜仲,正向出手教训杜仲的时候,一道人影却是突然从擂台下,快速的冲了上来,站在了紫嫣红的身前。
  这是一个年轻人。
  是武者,同时也是记者。
  因为,在他的手上,正握着一台小型摄影机。
  “干什么?”
  紫嫣红张口问道。
  “我,我要采访杜仲。”
  青年一脸激动的望着杜仲,脸上流露着崇拜之色,说道:“请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采访你一下,几分钟就行。”
  “记者?”
  杜仲一愣,问道:“武林网的?”
  “对,我是武林网的新记者,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青年一脸谦卑地说道。
  “好啊,没问题!”
  杜仲直接张口答应。
  一旁,紫嫣红瞬间瞪起了双眼,一脸诧异的望着杜仲。
  在她的印象里,杜仲一直都是个极为低调的家伙,怎么这一次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记者的采访,随口就答应了?
  “真的?”
  青年记者先是一愣,随后便是一脸激动的惊呼出声。
  “当然。”
  杜仲微微一笑。
  “太好了。”
  青年记者狠狠一捏拳,一脸的兴奋。
  他也没想到,才刚成为记者没多久,就采访到了这次青年武者大会的黑马。
  只要这次采访做的话,升职加薪,定然不再话下。
  “那我们去那边的茶楼吧?”
  青年转头四望一眼,发现此地并不适合做独家专访,眼珠一转就立刻提议道。
  “好啊。”
  杜仲点点头,在青年记者的带领下,直接离开了擂台,朝着远处走去。
  紫嫣红紧随其后。
  很快的,三人就来到了一间茶楼。
  所有跟来的人都被阻挡在了茶楼外,青年记者带着杜仲和紫嫣红直接走进了一个包间。
  采访,正式开始。
  “杜先生,我想做一个相对详细的系统专访,我们现在就开始,可以吗?”
  泡好茶,青年记者张口。
  “好。”
  杜仲点点头。
  “请问,您是那里人,出生在什么地方,有着什么样的家庭,是什么机会让你走上武者的道路的?”
  青年张口问道。
  杜仲一窒。
  摇摇头,直接大手一挥,说道:“这些就不说了,你要真想采访的话,就说说刚才的比武招亲吧,我可以给你详细的说一下,我是怎么被妙音竹打败的。”
  紫嫣红立刻翻了个白眼。
  她总算知道了杜仲的预谋。
  这家伙,是想借这个年轻记者的手,来帮自己洗白。
  难怪,他一口就答应了采访的要求。
  “这个……”
  青年记者沉吟一声,张口道:“杜仲跟妙音竹的比拼,还牵扯到比武招亲的事,这也是个大题材。”
  “好吧,就采访这个!”
  闻言,杜仲满意的点点头。
  “杜先生,你可以开始说了。”
  青年记者做好准备,示意杜仲开口。
  “好。”
  杜仲点点头,迫不及待的张口道:“事情是这样的……”
  一开口,杜仲便口若悬河。
  把比试说得天花乱坠,一招一式都按照围观人看到的样子,仔仔细细的说了出来,只不过从一开始的内劲对拼处,杜仲就说自己受伤了。
  在随后的交手中,伤势逐渐累加……
  听着杜仲的诉说,紫嫣红直接惊呆了。
  她没想到,杜仲编起谎言,说起故事来,居然能头头是道,说得跟评书似的。
  那模样,那神态,简直绝了。
  “就这样,我最后本来想帅气的下台,让大家以为我赢了,可惜走到擂台边的时候还是没忍住,涌到喉咙口的血,还是忍不住的吐出来了……”
  杜仲说着。”
  杜仲淡然一笑,说道:“你会不会是其中之一,比过自然就知道了。”
  “有意思。”
  妙音竹面色一变,玩味地说道。
  “来吧,战!”
  不再废话,杜仲双拳一捏,一股无比恐怖的气势,顿时自其内爆发而出。
  虽然只有暗劲合一期的实力,但那股气势,却丝毫不亚于化劲期。
  气势一现,围观的所有人顿时大惊。
  “这么猴急?”
  妙音竹戏谑般的轻笑一声。
  旋即,体内同样爆发出来一股无比强横的气势。
  属于身化期的气势。
  两强对撞。
  大战,一触即发。
  全场所有人,瞬间安静下来。
  “呜!”
  微风轻拂而过。
  伴随着风声的落下。
  擂台上的两道身影,同时动了。
  静如处子。
  动如脱兔。
  眨眼间,两道身影就如同闪电一般,轰然对撞在了一起。
  “咻!”
  破风声,划破长空。
  “啪!”
  刺耳的破风声还没停下,两道身影就没有丝毫阻挡的撞击在了一起。
  一大一小。
  一只刚毅如锤,一只纷嫩如玉的拳头,悄然碰撞。
  没有震天的大响,也没有恐怖的劲气。
  两只拳头相撞的瞬间,一个清脆的对撞声传出之后,擂台上便是陷入了一片死寂。
  擂台下,亦是如此。
  望向擂台。
  只见,杜仲和的同时,身子一动不动。
  在场的都是高手。
  所以大家都明白。
  这一拳,两人比的不是破坏力,而是体内的暗劲。
  此刻,两人表面没事,暗里却是在暗劲上争着你死我活。
  “恩?”
  擂台中,与妙音竹对拳的杜仲,突然一凝。
  他感觉到,妙音竹的力量虽然很大,但却并没有能做到压制自己。
  虽然妙音竹没有使用全力,但他也没有使用全力啊。
  这让杜仲有些疑惑起来。
  到底,是妙音竹的实力没有想象中的强大,还是自己的实力再度提升了?
  “哼!”
  就在杜仲疑惑之际。
  妙音竹突然冷哼一声。
  伴随着冷哼声,那白嫩如玉的拳头上,突然间传来一股巨大的暗劲,仿佛发狂的公牛一般,横冲直撞的朝着杜仲体内蹿去。
  “用真本事了吗?”
  杜仲暗自呢喃一声。
  经脉中能量翻涌而起。
  与妙音竹那股横冲直撞的暗劲,对撞在一起。
  两股能量相撞,竟是拼了个平手。
  这个结果,让杜仲和妙音竹都是为之一怔。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收手。
  “唰。”
  收手的同时,俩人身形一闪,就再次碰撞在了一起。
  这一次,俩人没有再比拼内劲。
  反而激战在了一起。
  “咻!”
  破风声起。
  身子瘦弱,带着一股女人香味的妙音竹,双手一动,便是轰然攻向杜仲,攻势极为凌厉,没有半分留手的意思。
  “啪!”
  面对妙音竹的进攻,杜仲快速出手,严密的将一切进攻防御在外。
  一攻一防。
  一防一攻。
  在攻防间,俩人不断的转换,转眼间就激战了数十招。
  虽然战斗激烈,但双方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围观的群众,也是看得激情上涌。
  毕竟,两大高手的对战,可不是轻易能见到的。
  “唰。”
  在众人的观看中,妙音竹那闪烁的身形,突然跃起,双手前伸,整个人如同超人一般飞在空中,双手不断的攻向杜仲。
  “喝。”
  杜仲双手齐出,以攻为守,快速的与妙音竹对拳。
  “唰!”
  就在这时,妙音竹突然轻笑一声,停止攻击的瞬间,身子一动,一个后空翻,双脚凌空,以一种不可思意的角度,直踢杜仲的脑门。
  见状,杜仲咧嘴一笑。
  微笑间,也高高的跃了起来。
  妙音竹神色一紧,急忙收腿。
  可惜,已经晚了。
  就在妙音竹准备收腿的时候,高高跃起的杜仲,猛的一掌拍在妙音竹的小腿上,借力二度跃起的同时,右脚一记高压腿,直劈向妙音竹的胸口。
  妙音竹大惊。
  她只有身化期的实力,还没有学习到腾空之术。
  在半空中,根本就没办法控制住身子。
  也没办法抵挡杜仲那凶猛的攻势。
  “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