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博盈彩票 2018-11-21 16:54 的文章

压低声音说了一句,步子不停的朝着四合院的

逃跑,不用认输也没有失败,等体力完全恢复了,再回来接着打。”
  “这不是耍赖吗?”
  “就是啊,杜仲也太无耻了。”
  “如果杜仲还会回来继续挑战倒还好,他要是不回来的话,那可遗憾了。”
  “本来还想好好的看看他的实力到底能挑战到什么地步呢,怎么突然就跑了?”
  杜仲离开的第一时间,直播帖子里,瞬间涌现出数千条回复,每一条都在针对杜仲。
  都在发泄着对杜仲突然离场的不满。
  “不,杜仲应该不是故意逃跑。”
  楼主更新帖子,说道:“我看的很清楚,杜仲离开的时候,速度极快,从他离开时候的状态来看,他绝对还有跟守关者一战的体力,至于他为什么逃跑,据在场的人讨论,刚才杜仲停手的时候,在地上捡了一根飞针,看情形似乎是被人暗算了。”
  帖子一更新,顿时就变得更加的火爆了起来。
  所有人都在结合着楼主的意见,和现场的情况来分析杜仲为什么离开。
  最终,讨论的点都放在了究竟是谁在偷袭杜仲,这件事情上。
  原本就因为杜仲而骚动的武林网,随着这次突发事件的出现,又再一次因为杜仲这个名字,而火爆起来。
  另一边。
  离开武关的杜仲,再飞速的前进中,很快的就追上了早早追出来的紫嫣红。
  “追到没有?”
  追上紫嫣红的第一时间,杜仲就立刻张口问道。
  在小镇上人流最为繁密的街道上,紫嫣红面色阴沉的摇了摇头,望着紧追上来的杜仲,张口道:“没有,我只看见他跑到这里,混入人群里就消失了。”
  闻言,杜仲双目一眯。
  转目四望,环视着周围的每一个人。
  “刚才追击的过程中,我看到了对方的背影,并且在他身上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紫嫣红抿了抿嘴,说道:“我感觉,我似乎可以确定他的身份。”
  “恩?”
  杜仲一塄。
  望着紫嫣红,立刻问道:“是谁?”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
  紫嫣红想了想,张口道:“应该是冷秋寒!”
  杜仲一惊。
  冷秋寒!
  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自从上一次,被自己打败以后,这个曾经在武林网受万人敬仰,在黄岩的邀请下,依旧显得无比狂妄的家伙,似乎消失了。
  如今,消失了一段时间的他,又再次回来了。
  “是复仇吗?”
  杜仲心中冷哼一声。
  眼眸里,瞬间爆发出一层寒芒来。
  “不用找了。”
  左右环视一眼,杜仲张口道:“我们回去吧,他想要杀我的话,一定会再次出现的!”
  说到这里,面色一寒。
  “也好,这么找也不是个办法。”
  紫嫣红点点头。
  随后,俩人一起回到客栈。
  客栈四合院的花园里,鬼索等人还在焦急的等待着。
  一见到杜仲和紫嫣红归来,四人立刻就迎上前来。
  “怎么回事?”
  高升率先发问。
  “这个。”
  杜仲苦笑一声,把飞针拿了出来,说道:“刚才在比试的时候,有人用这根毒针偷袭我,这根针上的毒素很强,如果命中的话,五分钟内就会毒发身亡。”
  “什么?”
  四人大惊。
  他们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在这个时候要杀杜仲。
  而且,还选择了这么阴毒的一个方式。
  “没伤到就好,人呢?”
  鬼索张口,问道:“追到了吗?”
  另外三人,也一脸紧张的看了过来。
  “没有!”的守关者,所以选择
  紫嫣红点点头,笑着说道:“青年武者排行榜第七名,妙音竹。”
  杜仲苦笑摇头。
  “她所谓的比武招亲,不过就是在青年武者大会举行前,提前让天下豪杰过过招而已,你还当真了不成?”
  紫嫣红问道。
  “没有。”
  杜仲坚决否认。
  “真的?”
  紫嫣红坏笑一声,说道:“不过嘛,以你的实力,要真想抱得美人归,倒也可以去试试,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闻言,杜仲顿时就无语了。
  美女他见了不少,跟妙音竹一个等级的也不是没见过。
  女色对于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诱惑力。
  他连紫嫣红的诱惑都能抵挡得住,又怎么会抵挡不住妙音竹的三言两语?
  刚才的发愣,他不过是惊讶于此地的强者如此之多,以及这年头还真有比武招亲这回事而已。
  并非真的动了比武招亲的心思。
  无语的白了紫嫣红一眼。
  杜仲立刻跟随在老板身后,很快的就来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间房间。
  众人离去。
  杜仲独自在房间静坐,回想着一天的战斗经历。
  随后,一边感悟那两句突破化劲期的话,一边研究和修炼武源。
  这一坐,就是一夜时间。
  直到第二天早晨,杜仲依旧没有取得任何突破。
  无论是武源,还是化劲期。
  都没有得到该有的感悟。
  这让杜仲很是郁闷。
  从静坐中醒来,杜仲便在紫嫣红的招呼下,跟着一行人去吃早饭。
  吃过早饭以后,一行人直接就来到了妙音竹那所谓的“比武招亲”现场。
  这是一个很大的院落。
  院落里,如古代一般,有着一个木制的擂台。
  杜仲等人来到的时候,擂台周围早已围满了围观和参赛的高手。
  擂台上,妙音竹那傲身的身体,婷婷玉立。
  在晨光的照耀下,显得妩媚动人。
  “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走在前往擂台的路上,杜仲微笑着朝紫嫣红,玩笑般地问道:“从认识你的那天开始,就看见你一直在诱惑男人,但从没跟任何男人在一起过,现在却心急的跑来妙音竹的比武招亲大会,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我还真看上她了。”
  紫嫣红咧嘴一笑,神色淡然地说道:“不过,我看上的,是她的实力。”
  “猜到了。”
  闻言,杜仲了然的一笑,张口说道:“你现在的实力,应该跟她差不了多少了吧?”
  紫嫣红一窒,脚步微微一顿。
  “隐藏得够深的!”
  杜仲压低声音,在紫嫣红耳边说道。
  紫嫣红咧嘴一笑,没有说话。
  “杜仲?”
  就在这时,刚到擂台旁边的杜仲,突然被一个喊声吸引了过去。
  只见,围绕在擂台周围的人群里,居然有人认识他。
  看样子,认识他的似乎不在少数。
  这一喊,所有人都转过头来,就连擂台上的妙音竹也看着杜仲,嘴角勾勒出一丝绝美的笑意。
  就连杜仲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一行人的到来,居然会引起不小的骚动。
  这让杜仲很是无奈。
  他本就不是高调之人。
  走近擂台。
  周围人群里,传来一阵阵讨论声。
  这些讨论声,都在针对杜仲。
  全部人都在议论,杜仲闯武关时给他们留下了太大的遗憾。
  不过,对于这些议论声,杜仲却全然不在乎。
  只是安静的看着比武招亲。
  “实力很强啊!”
  望着擂台上的妙音竹,紫嫣红突然感慨起来。
  “怎么说?”
  杜仲出声问道。
  “你看那边。”
  紫嫣红朝擂台侧面仰了仰头。
  杜仲转目看去。
  只见,在那儿已经有四五个人坐在了地上,这些人要么就是脸上紫一块青一块的,要么就是手脚出了问题。
  显然,这几个家伙全都是被妙音竹打趴下的。
  “怎么着,你们这些男人,就这么怂?”
  擂台上,妙音竹那张绝美的脸蛋上,突然流露出来一丝鄙夷的冷笑,说道:“一个个都是废物,连我这个女人都不如,还有脸称自己是男人,还有脸上台来比武?”
  一句话,令得台下被打败的那些男人,全都涨红了脸。
  想说什么,却一句话也憋不出来。
  只能在妙音竹的鄙夷和挑衅中,低着脑袋,仿佛根本不敢见人了一般。
  “哼,妙音竹,作为一个女人,有你如此泼辣的,也实属少见,今天我还真就不服你了。”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突然出声。
  说话的同时,直接飞身而上,落在擂台上,与妙音竹对视起来。
  “哼,又来一个废物。”
  妙音竹冷笑一声,立刻出手。
  与那男人激战在了一起。
  台下,杜仲和紫嫣红等人,仔细的观察起来。
  只是,越看,杜仲就越觉得这个妙音竹是个高手,实力非常之强,无论是在劲道上的领悟,还是实战经验,都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
  “说不定,她能帮我突破。”
  突然,杜仲心念一动。
  生出想要打擂的想法。
  “我想打擂。”
  想到就做,杜仲立刻跟紫嫣红说了一句。
  “什么?”
  紫嫣红被吓了一跳,一脸不敢相信的望着杜仲,问道:“你不会真的喜欢她,想用武力把她给那啥了吧?”
  “当然不是。”
  杜仲白了紫嫣红一眼,张口道:“我只是单纯的想跟她比试一番而已。”
  “要比试,你完全可以私下和她比。”
  紫嫣红立刻否决,说道:“你要知道,现在上场的话,一旦赢了可是要娶她的,这里可不是普通的地方,每一个承诺,都是受到保护的。”
  “我不一定能赢。”
  杜仲摇摇头,张口道:“而且,她的实力很强,你也知道,我是靠战斗来提升的,所以我非上不可!”
  说话时,杜仲一脸坚定。
  “不行!”
  紫嫣红再度否决,说道:“无论如何,今天你都不准上,否则我就打电话给古慕儿。”
  “我必须上。”
  杜仲无奈的张口。
  他知道,紫嫣红根本体会不到他那种,想要突破的焦急的心理。
  无论如何,这种很有可能帮他突破的机会,他绝对不会放过。
  “不信,是吧?”
  紫嫣红冷哼一声,立刻掏出手机来,直接就拨通了一个电话。
  杜仲依旧坚持。
  他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紫嫣红绝对不知道古慕儿的电话,所以这种威胁也就无从说起了。
  “喂,古慕儿?”
  就在杜仲一脸坚定的认为紫嫣红只不过是在唬人的时候,紫嫣红的电话接通了,那头还真传来了古慕儿的话声。
  “别说我没告诉你,现在你男朋友铁了心的要参加比武招亲,不是开玩笑,他一旦赢了,就必须娶一个女人,反正我是劝不住,你自己跟他说吧。”
  说罢,紫嫣红把手一伸,直接就把手中的手机推到了杜仲手里。
  “你怎么会有慕儿电话?”
  杜仲一脸诧异的问了一句。
  紫嫣红却全然不答。
  “死杜仲,臭杜仲……”
  电话那头,古慕儿就像是发飙的小野猫一般,疯狂的大吼起来。
  “慕儿,你听我解释。”
  杜仲急忙接起电话,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通解释。
  结果,无论他好说还是歹说。
  古慕儿铁了心的就是不同意。
  甚至还哭着骗杜仲。
  说杜仲是不是不要她了。
  这让杜仲很是无奈。
  最终,在古慕儿又是哭骗,又是发飙发怒的情况下,杜仲只能妥协。
  “好吧,我不打了,还不行吗?”
  苦笑着保证了几句,杜仲才把古慕儿哄好。
  随后,古慕儿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要求紫嫣红帮忙看好杜仲,最后才挂断电话。
  “现在信了吧?”
  收回电话,紫嫣红露出一脸得意的大笑。
 
 
第一百一十九章 青年榜第八出现
  望着紫嫣红那一脸得意的笑容。
  杜仲只得苦涩的勾起嘴角,摇头苦笑。
  他知道,紫嫣红并不希望他暴露实力,更何况对方还是青年武者榜第七名的妙音竹。
  跟这种等级的高手交战,杜仲肯定能领悟到一些什么,也必然会有所提升,但是也必然会被妙音竹逼得用尽全力,把底牌全部交出来。
  青年武者大会很快就要开始了,提前把底牌显露在众人眼前,可并不是什么好事。
  苦笑间,杜仲抬头朝擂台上的妙音竹看去。
  眼眸中,依旧战意盎然。
  “啪!”
  就在杜仲抬头之时,擂台上,妙音竹身形如风
  紫嫣红摇摇头,张口道:“对方逃的太快了,而且很善于伪装,一混进人群就不见了。”
  闻言,四人都紧皱起了眉头。
  “好了。”
  见气氛沉重,杜仲轻声一笑,张口道:“反正我也没事,对方真心要杀我的话,一定会再出现的,到时候我一定让他有来无回。”
  “没错。”
  紫嫣红点点头,说道:“对于这种赛前下狠手的人,绝不轻易放过。”
  四人点头附和。
  “你们几个,最近这几天,多留意一下冷秋寒的消息。”
  紫嫣红提醒道。
  “冷秋寒?”
  武田刚疑惑出声。
  “对,我怀疑偷袭杜仲的人,就是他。”
  紫嫣红点头道。
  “没问题。”
  四人立刻点头。
  “既然没事了,武关的挑战也算告一段落,大家就趁早休息吧,我也该回房去好好整理一下今天的心得了。”
  杜仲张口说了一句,遍是迈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等等。”
  紫嫣红突然出声喊住杜仲,一脸神秘地说道:“咱们今晚,不住这儿!”
  “恩?”
  杜仲一愣,问道:“不住这儿,住哪儿?”
  “刚刚才发生了那种事,而且你的大名也在挑战武关的时候传了出去,今晚要是住在这里的话,就别想清静了。”
  紫嫣红解释一句,又补充道:“你可知道,现在外面有多少人等着挑战你?”
  杜仲愕然。
  这一点,他还真没想到。
  紫嫣红这么一说,这客栈还真住不了了。
  “啪嗒啪嗒……”
  就在这时,一个脚步声突然从远处传来。
  杜仲转头一看。
  来人,正是客栈的老板。
  “跟我来。”
  经过几人身边,客栈老板最里面的那一堵围墙行去。
  “走吧!”
  紫嫣红咧嘴一笑,带着众人跟随在客栈老板身后,走向墙壁。
  “嘎吱。”
  来到墙壁前,老板什么也没做,墙角处突然就出现了一个入口,一个地下道的入口。
  老板进入地下道。
  紫嫣红和杜仲紧随其后。
  很快的,在煤油灯的照耀下,几人就走出了地下通道。
  一片全新的区域,映入眼眸。
  刚从地下道里走上来,杜仲就愣住了。
  这儿,是一处摆着假山和水池,环境非常好的院落。
  在院落里,还有着不少人。
  最为关键的是,这些人都是高手……
 
 
第一百一十八章 杜仲要参加比武招亲
  杜仲震惊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高手齐聚一堂。
  这些人,恐怕谁都不是善茬。
  “呵呵。”
  就在杜仲震惊于眼前的景象的时候,一个轻笑声突然传来,把杜仲从震惊中拉了回来。
  出现在眼前的。
  是一个非常漂亮,穿着一身像是少数民族一般的装扮,身体大部分的皮肉都露了出来,无比白皙,身材极好的女人。
  一眼看去,那张极美的脸蛋以及那副火辣的身材,便是能在瞬间吸引住所有男人的目光。
  原本,应该处于被男人打量的女人,此刻却站在杜仲身前,上下打量着杜仲,脸上流露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长得不错,看你今天的身手表现也不错。”
  打量了许久,女人才张口,用她那银铃般的话声说道。
  “多谢。”
  杜仲礼貌了回了一句。
  “真是可爱呢。”
  女人咧嘴一笑,张口道:“不用谢,我并不是夸你,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还有……欢迎你明天来参加我的比武招亲,说不定明天就能抱得美人归哟。”
  说罢,女人嫣然一笑。
  转身,扭动着她那露在外面,白皙而诱人的小蛮腰,离开了。
  而杜仲,却是彻底的愣住了。
  “喂!”
  紫嫣红走上前来,在杜仲眼前挥了挥手,面带深意地说道:“怎么,见到美女就走不动路了?”
  杜仲摇头苦笑。
  “不是。”
  立刻否定一声,杜仲才补充道:“美女不只有她一个,我只是好奇,这年头居然还有比武招亲这种事。”
  “你还真想去参加?”
  紫嫣红嘿嘿一笑,说道:“倒也不是不可。”
  “恩?你知道些什么?”
  杜仲隐隐间察觉到了什么,立刻询问出声。
  “这个女人,名叫妙音竹。”
  紫嫣红张口道。
  “妙音竹?”
  听到这个名字,杜仲的脸色顿时微微变色。
  “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