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博盈彩票 2018-11-21 16:54 的文章

的杜仲已经极为疲惫,甚至就连呼吸都显得

 
  还打得啪啪作响。
  因此,整个论坛都沸腾起来了。
  而现场。
  人影也越来越多。
  一部分排名比杜仲还高的高手,一个个都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认认真真的开始观察着杜仲的战斗。
  在他们心里,杜仲已经正式的对他们的地位造成了威胁。
  虽然杜仲之前的表现,也就是能和化劲期的高手有一战之力,想战胜化劲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谁又知道这是不是杜仲真正的实力?
  要看杜仲的战斗力究竟有多强。
  那就得看杜仲下面要怎么做了。
  “这家伙,比上一次强大了很多啊。”
  一间楼阁上,黄岩冷冷的盯着场中,杜仲的背影。
  “是很强!”
  一旁,马权也附和着点了点头,眉宇间流露着凝重之色。
  “再看看吧。”
  黄岩挑着眉,继续看向场中。
  此刻,正好打败第24关守关者的杜仲,迎来了第25关的守关者。
  此人身着黑白相间的布衣。
  手中抱着一把长剑。
  头上还带着一个斗笠,看上去异常的神秘。
  见到此人上来。
  正在喘息的杜仲,微微勾起嘴角,一声冷笑。
  “打!”
  没有多余的话,对方直接张口。
  “来吧!”
  杜仲眉头一紧,喝道。
  喝声传出去的同时,双拳猛的紧握。
  混身上下,所有的力量,全部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
  这一战,他必须赢。
  因为只有赢,他才能继续战斗下去。
  “唰!”
  破风声响。
  随着杜仲的喝声落下,双手抱剑,戴着斗笠的青年,身形一动,便是飞也似的猛冲了上来。
  一点寒芒,闪耀而起。
  他,出剑了。
  “恩?”
  杜仲双目一眯。
  整整打败了24人,杜仲还是第一次遇到使用武器的守关者。
  不过,对方既然带着武器守关,那就必然要动用武器。
  想通之后,杜仲也就没了那么惊讶。
  “咻!”
  剑光如雪,带着刺耳的破风声,眨眼间就攻到了杜仲的身前。
  杜仲双手一展,脚步在地上一跺,身体立刻飞退出去。
  “唰。”
  锋利的剑尖,从身前划过。
  就在一剑划过去的同时,杜仲脚步一止,立刻开始反打。
  他现在只剩下百分之25的力量。
  必须在这些力量消耗一空之前,将对方打败才行。
  “嘿嘿!”
  对方似乎早已料到了杜仲的反打,无比邪魅的笑了一声之后,身体突然凌空跃起。
  刹那间,剑光飞舞。
  一朵朵由剑光组成的莲花,突然绽放。
  由上而下,轰然袭向杜仲。
  一道道锋利的劲气,带着冰寒之意,四散飞射。
  这一剑要是落实。
  杜仲混身上下,至少会被划破数十个伤口。
  一个不小心,甚至会因此而陨命。
  “哼!”
  见对方反应极快,杜仲立刻冷哼一声,双脚一曲,直接就蹲在了地上。
  捏手成爪。
  “咔!”
  猛的一爪。
  直接地面上,一颗深嵌入地中的倾石,硬生生的抓了出来。
  “破!”
  想都没想,抓起青石的瞬间,杜仲手腕一动。
  手中青石如同离弦的箭一般。
  骤然暴射出去。
  由下往上,迎向剑莲的正中央。
  那儿,是剑莲最为脆弱的地方,也是剑莲的唯一破绽。
  就跟龙卷风的中心,根本没有风是一样的道理。
  那儿,也没有剑气。
  “啪!”
  果然,就在杜仲仍出青石的时候,守关者攻势一变,手中青锋一劈一砍,便是将迎面砸来的青石,直接砍成了两半。
  “给我下去!”
  就在这时,杜仲的暴喝声起。
  仍出青石的时候,杜仲就高高的从侧面跃了起来。
  当对方的剑莲攻势撤消之际,杜仲右脚一伸,然后猛力一压,在对方斩碎青石的同时,一记凌空高压腿,直接压向对方的后背。
  “哼!”
  一声冷哼。
  就在杜仲的小腿即将砸下的时候,斗笠青年手中的长剑突然一转,带着无比凌厉的劲气,轰然迎向杜仲的小腿。
  见状,杜仲急忙收腿。
  “跑得掉吗?”
  斗笠下,传来一个阴测测的冷哼声。
  随着话声传开。
  那泛着寒芒的长剑,仿佛突然活过来了一般,在守关着的手腕舞动下,如同游蛇一般,快如闪电的刺向杜仲的胸口。
  “恩?”
  杜仲急转身形。
  凌空旋转着躲开一剑的同时,右臂一伸,压在对方肩膀上,然后猛的一用劲。
  “下去!”
  沉喝声起。
  在杜仲的手臂的强压下,斗笠男身子一颤,便是轰然朝着地下坠去。
  “叮!”
  就在杜仲的脚步刚落地的时候,一个清脆的鸣响声也传了开来。
  只见,那头下脚上的从半空坠落下来的斗笠青年,竟然是直接用手中的长剑,插在地上,支撑着他的下坠力和整个身体的重力。
  虽然这股力量极大,但也只是把长剑压弯,并没有压断!
  “喝!”
  长剑一动。
  斗笠青年借着长剑的反弹力,身体再度一跃。
  跃起的同时,右手快速的挥舞长剑,飞快使出一招有一招剑法,朝身旁的杜仲劈砍刺挑而去。
  杜仲面色一紧。
  立刻避让。
  心中却在暗自沉思着,再这样下去,消耗的体力会越来越多,战胜对方的机会就会越来越小。
  “不行!”
  “就算受伤,这次也必须赢!”
  心中一狠。师的水平,所以学这个也
  原本,杜仲以为这三十六关守关者的势力,都不会太强。
  望着攻势越来越近的守关者。
  杜仲平抬于胸前的双手,猛的一捏。
  “轰!”
  一个轰然的涌流声,突然再起体内响起。
  从一开始,就一直被刻意压制着的能量,在这一刻,突然爆涌而出。
  如同那扑天的浪潮一般。
  疯狂的在杜仲体内运行起来。
  一周,两周。
  三周!
  伴随着能量的快速运行,杜仲全身上下的疲惫感,逐渐的消失。
  仿佛有着温热养身的水流冲刷而过一般。
  那股让人不想动的疲惫感,快速的衰减下来。
  “百分之四十!”
  杜仲能感觉到,能量一动,他全身的疲惫感,立刻就消失掉了百分之四十。
  “差不多了。”
  感觉可以再战,杜仲立刻压制住体内运行的能量。
  身体亦在同时一闪,躲开了第26关守关者的攻势。
  随后,身形一动,便是跟对方纠缠,激斗在了一起。
  突然出现的激斗场面。
  叫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几乎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流露着茫然的神色。
  杜仲,怎么还有再战之力?
  这怎么可能?
  连续25战过后,已经疲惫到根本没有战斗力的杜仲,怎么突然间又恢复了活力?
  看他的样子,疲惫之色已然褪去大半。
  难不成,杜仲刚才的疲态,是装出来的不成?
  震惊和诧异中,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杜仲的身上,聚精会神的观察着这一场战斗。
  他们还是不相信。
  就算杜仲还有一战之力,他们也绝不相信,杜仲能赢。
  这一战,杜仲必输!
  在众人的注视下。
  与守关者纠缠在一起的杜仲,却显得游刃有余。
  哪还有一点疲惫之色?
  在能量的帮助下,杜仲全身的肌肉在极短的时间内,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松弛,以及修复。
  那些疲惫之感,虽然没有被彻底清扫一空,但也足以让杜仲恢复到很好的状态中。
  战斗中。
  杜仲并没有继续使用能量。
  而且,只用了百分之五十的精力来战斗,一边战斗一边仔细的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一招一式。
  杜仲来参加武关的目的,本就是为了磨练自己,争取突破。
  如果面对这些对手,都要使用武源能量的话,那还有什么意思?
  战斗,就彻底沦为输赢的争夺了。
  那不是杜仲想要的结果。
  在没有武源和能量的辅助下,杜仲全凭自身力量和实战经验,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有点意思。”
  激斗中,守关者也发现了杜仲的异常。
  他本以为可以轻松的秒杀疲态尽露的杜仲,可没想到,杜仲竟然还有体力,而且那体力还不少。
  这一意外状态,虽然打乱了他“秒杀杜仲”的计划。
  却也在同时,提起了他心里强烈的战意。
  一出手,便攻势如虹!
  疯狂的攻击着杜仲,试图在强大的压迫力中,逼杜仲露出破绽,从而抓住破绽,将杜仲淘汰出局。
  只可惜,看上去已经无力的杜仲,在他那凶猛的进攻下,虽然总感觉有些慢了半拍,但每一次出手,却总能将他的攻击完完全全的格档在外。
  在杜仲的面前,仿佛出现了一条无法突破的防线似的。
  守关者越打越心惊。
  同时,也暗自着急起来。
  面对疲惫的杜仲,居然花了这么久,还没赢?
  而且还是在这么多人的围观下。
  一想到这一点,守关者就不由得有些焦急起来。
  一急,攻势就更猛。
  在疯狂的进攻中,守关者越打越沉不住气,原本很难被抓到的破绽,也逐渐的显露出来。
  只不过,杜仲并没有急于出手。
  他在等,等一个最好的机会。
  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
  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一直防守,守关者的情绪就会越来越差,犯的错也会越来越大。
  “唰!”
  果然,就在杜仲淡然防守的时候,守关者猛的一拳砸向杜仲的脑袋。
  似乎是因为太想快速结束战斗的缘故,这一拳砸出的同时,守关者右腿一伸,猛的踢向杜仲的小腹。
  “就是现在!”
  见状,杜仲眼前一亮。
  此刻,守关者露出了开战以来最大的一个空门。
  在手脚齐攻的情况下,守关者的胸腹大开,而且只有左手能够保护。
  “唰!”
  心念一动,杜仲立刻一个侧身,躲开对方的拳和右脚,左手顺势一伸,死死抓住从对方那只刚从眼前砸过是右手。
  “砰!”
  脚一弯,侧身扎出一个马步的同时,杜仲右臂一动。
  手肘狠狠的一撞。
  在左手的拉力,和右手肘的撞击力下,守关者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双眼一鼓,嘴巴瞬间大张开来。
  “呃啊……”
  一声略显痛苦的声音从其喉咙中传来。
  然而,就在这呻吟声才刚刚传出的时候。
  杜仲突然松开紧抓着对方右臂的左手,身子一扭。
  双拳齐出。
  轰然砸在对方胸口。
  这一拳,力量奇大。
  而且是在转眼间完成。
  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守关者的身体已经倒飞出去,狠狠的摔在了青石地上。
  一双眼眸里,流露着不服,不甘心的神色。
  可是,在如此沉重的一击之下,他根本连重新站起身子的力量都没有。
  守关者,败!
  第26关。
  杜仲,过了!
  所有人都呆了。
  在他们看来,这根本就是杜仲必输的局面。
  可是结果,却大大的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没有任何人能想到,杜仲居然赢了。
  又赢了。
  闯过第25关之后,满是疲态的杜仲,居然又赢了。
  这种胜利,足以称之为奇迹。
  而他,还在继续着他的奇迹。
  闯过第26关,杜仲直接抬头,看向第27关的守关者。
  与此同时,放开对体内能量的压制。
  能量快速运行,刺激血肉。
  继续为杜仲恢复体力。
  高楼上。
  一众观战的高手,全都震惊了。
  不是因为杜仲闯过了第26关,而是因为杜仲在闯过第26关之后,那见低的体力,居然又恢复了。
  包括林雨路在内。
  所有人的眼中都流露着惊骇和疑问。
  杜仲,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体力?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第一百一十七章 偷袭杜仲!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杜仲身上。
  所有高手,都在暗自猜测杜仲到底使用了什么方法来恢复体力,或者杜仲根本就是在装模作样的时候。
  场中的杜仲,却是已经做好了迎战第27关的准备。
  “请!”
  声起。
  第27关的守关者,立刻飞冲上来。
  杜仲全然不惧,身形一动,便是与对方激战在了一起。
  “啪啪啪……”
  拳脚碰撞声,飞速传开。
  “咻!”
  就在杜仲跟守关者打得正激烈的时候,一个无比细微,让人难以发现的破风声,突然传来。
  “恩?”
  这声音一出现,杜仲就惊觉后脑一凉。
  想都没敢多想,杜仲立刻移动身形,飞速的闪到一边。
  “叮!”
  一个清脆的响声传开。
  杜仲闻声而望。
  只见,光滑的青石地面上,出现了一根泛着寒芒的飞针。
  眯眼朝守关者看了一眼。
  杜仲立刻转头,看向飞针射来的方向。
  “唰。”
  就在这时,客栈三楼上,紫嫣红的身影已然暴掠而出,朝着飞针射来的方向,快速的追了上去。
  “是谁?”
  杜仲牙关一咬。
  没有搭理守关者,反而立刻从衣服上撕下来一块巴掌大小的布,然后脚步一动,立刻闪身在地面的飞针旁。
  飞针非常的细小,甚至比绣花针还小。
  蹲着身子,杜仲双目一眯。
  “功德眼,开!”
  心中冷喝一声。
  开启功德眼的同时,杜仲快速的用手上的布,把针从地上拔了出来。
  仔细一看。
  杜仲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只见,在功德眼的观察下,那飞针呈墨绿色,针体周围毒气缭绕。
  显然,这个暗中出手偷袭他的家伙,是想要他的命!
  想到此处。
  杜仲心间冷哼一声。
  起身,双脚一曲一弹,整个人噌的一声就跃上了墙头。
  体内能量翻涌。
  在能量的刺激下,杜仲的身体就仿佛黑夜中的幽灵一般,咻的一声就蹿了出去。
  眨眼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哗……”
  全场,一片哗然。
  所有围观的群众,都流露着无比复杂的神色。
  他们谁也没想到,杜仲在这个时候,居然还展现出了如此强大的速度,也就是说在之前的战斗中,杜仲根本就没有用出全力来?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杜仲用出全力来,会有多么恐怖?
  可是,既然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杜仲又跑什么呢?
  因为偷袭者使用的飞针,常人难以看清的缘故,周围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知道,打着打着,杜仲突然躲到了一边,然后就跑了!
  这种事情,他们闻所未闻。
  这是武关,又不是生死斗场。
  打不过,或者没力气了,直接认输就行。
  守关者又不会把你当肉给吃了。
  这是跑什么呢?
  众人非常的疑惑。
  从一开始的表现到现在,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杜仲并不是那种打不过就落跑的人,那么他为什么突然跑了?
  难道,是有人偷袭?
  众人心中,隐隐的猜测到了一些什么。
  另一边。
  随着杜仲的离开,武林网论坛也是一片沸腾。
  因为挑战武关的关系,今晚的武林网论坛上,杜仲毫无意外的成为了主角。
  所有人都在关注杜仲的一举一动。
  杜仲突然逃跑的事情,自然也在第一时间被传到了武林网上。
  一时间,纷争骤起。
  “杜仲是故意逃跑吧,什么事都没发生,他突然就上墙跑了,这不是故意逃跑是什么?”
  “看样子,杜仲是不想认输,又打不过第27关
  杜仲立刻咬牙,尽量躲避着长剑攻势的同时,不断的观察着守关者的身形。
  稍许!
  “就是现在。”
  杜仲双眼一眯,立刻出手。
  “唰唰唰……”
  右拳出击的瞬间,杜仲的手臂上瞬间传来被刺破的痛苦。
  但杜仲没有退缩。
  任由手臂被对方用长剑割破,任由鲜血涌流而出,拳势也没有丝毫的减弱。
  “唰!”
  一拳直落。
  “砰!”
  带着飞溅的血星,和满臂的血水,杜仲狠狠一拳,砸在对方的胸口。
  几乎用尽所有力气的一拳,瞬间将人砸飞出去。
  百分之二十。
  整整百分之二十的力量,随着这一拳的落下,彻底消逝。
  而杜仲的体里,仅剩百分之五……
 
 
第一百一十六章 所有人都呆了
  第二十五关。
  杜仲,胜!
  伴随着守关者的倒地,杜仲正式闯过第而25关。
  所有围观之人提到嗓子眼的心,都在这一刻全部沉了下去。
  有些人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以为杜仲输了!
  当看清场中,杜仲依旧站着,而守关者已经倒地不起,失去了战斗力的情况之后,全场陷入了一片沉默。
  所有人都震惊的望着场中那道单薄的背影。
  他,又赢了。
  “唰!”
  就在所有人都无比震惊的时候,寂静的天地间突然传来一个破风声响。
  第26关的守关者,动了。
  不给杜仲任何喘息的机会,第26关的守关者,身形一弄,就立刻朝杜仲猛冲而来。
  那凶狠的气势,让人不寒而栗!
  似乎,想要一股作气,直接秒杀。
  将杜仲淘汰在他的手下。
  守关者一动,全场所有人的心都随之动了起来。
  此刻,场中有些困难而急促起来。
  显然,这个状态的杜仲,已经没有了战斗力。
  而第26关的守关者,却处于全盛时期,实力比第25关的守关者,还要强出一大截。
  在这种情况下,杜仲还能继续赢下去吗?
  所有围观者,都暗自摇起头来。
  不可能了。
  这一关,杜仲必输无疑。
  虽然如此,但是所有人看向杜仲的眼眸里,依旧流露着惊骇。
  毕竟,以暗劲合一期的实力,闯过第25关。
  这本就是同级中人根本无法做到的事。
  此刻的杜仲,已经得到了了不起的成就。
  即便败在第26关,也没有人会因此而看轻他。
  “第26关太强了,以杜仲的状态,根本不可能赢。”
  “是啊,这完全是一场强弱不等赛!”
  “如果我是杜仲的话,我一定选择认输投降,至少能免去一顿皮肉之苦。”
  “一招吧?”
  “什么?”
  “以杜仲现在的状态,只要一招,就会败吧?”
  嘈杂的议论声,瞬间涌起。
  不只是围观的群众,就连站在高楼之上观战的一众高手,也都纷纷摇头。
  “现在的杜仲,太弱了。”
  林雨路一边摇头,一边说道:“如果在全盛时期的话,杜仲或许能闯过第26关,毕竟对方的实力跟他一样强悍,但是现在,杜仲连一丁点机会都没有。”
  林雨路的话声才落下,周围的强者纷纷点头附和。
  他们的想法,跟下方的围观群众一样。
  杜仲,必输无疑。
  除了紫嫣红。
  站在客栈三楼的阳台上,望着下方那道熟悉的背影,紫嫣红不由自主的紧紧捏起了拳头。
  “你还能再战,对吗?”
  “就算明知道会败,你也一定会坚持再战的,对吧?”
  “只要战,就有希望。”
  “在其他人身上或许没有,在你身上,一定会有!”
  “我相信。”
  “你会创造奇迹!”
  “加油啊……杜仲!”
  呢喃间,紫嫣红不禁紧张了起来。
  不知为何,即便这只是一场比试,并不会危及生命,她也在紧张着,为杜仲担心着。
  场中。
  杜仲神色凝重。
  察觉到第26关的守关者攻来的瞬间,眉头猛的一紧,心也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
  “只能到这里了啊。”
  心中暗喃一声,杜仲低头望着自己那双无力的手掌,脸上流露着苦笑之色。
  “这已经是不用‘武源’的极限了。”
  感受着那疲惫的躯体。
  杜仲咧嘴一笑。
  “该用‘武源’了。”
  “接下来,继续赢吧!”
  “我的目标是,第三十六关!”
  呢喃间,双目一眯。
  眼眸里,闪烁出一丝坚定的精芒。
  伴随着嘴角勾起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