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博盈彩票 2018-11-21 16:54 的文章

青年的身体,宛如脱线的风筝一般,轰然被砸飞

 
  “唰!”
  快速的闪过对方连二连三的攻击,杜仲突然把脚步一定,不停闪避的身体,骤然停在了原地,早已捏在腰间的右拳,徒然砸出。
  “啪!”
  对方攻势一转,直接跟杜仲的攻击碰撞在了一起。
  一声脆响传开的同时,杜仲身形不动。
  对方则是在杜仲那巨大的力道下,一脸惊诧的倒退出数步。
  显然,在力量上,对方并没有跟杜仲一拼的资本。
  “喝!”
  就在对方倒退而出的同时,杜仲暴喝一声,化被动为主动。
  “唰。”
  脚步一动,快速的欺身而上。
  双拳,如锤。
  抡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便是往对方身上招呼。
  杜仲的突然雄起,让青年有些反应不过来,心绪慌忙间,那还有心思攻击杜仲,连防御都感觉到吃力起来。
  一攻一防间,两人纠缠成一团。
  “砰!”
  激烈的战斗中,一个中招声突然传开。
  仔细一看。
  中拳的赫然是杜仲。
 
  毕竟听紫嫣红介绍的时候,杜仲听到“有可能出现化劲期的高手”这么一句话,所以心里自然而然
  杜仲只有一个结果,就是败!
  因为第24关的守关者,比23关的守关者,还强!
  “闯了这么久,应该可以休息一下了吧?”
  急速喘息几口,杜仲看向第24关的守关者问道。
  “不可以!”
  守关的,是一个穿着白色布袍,面带微笑的青年。
  青年摇摇头,张口道:“这里是武关,只要参与近来了,那就别想休息,要想休息那就直接认输,或者打到头!”
  杜仲苦笑。
  打到头?
  那不是开玩笑吗?
  即便化劲期的强者来,在这种不能休息,必须一直战斗下去的情况下,恐怕也打不到头吧!
  杜仲心中有些无奈。
  但,他并不惧!
  因为他有目标。
  他必须继续打下去。
  既然不让休息,那便打到头,如何?
  心中冷哼一声。
  杜仲张口道:“好,战吧!”
  “杀!”
  闻言,守关者冷笑一声,原本没有任何动静的身子,突然动了。
  就仿佛黑夜中的幽灵一般。
  一个闪身,便是直接冲到了杜仲的身前。
  “唰!”
  没有丝毫迟疑,一只拳头犹如闪电一般,轰然出击。
  带着巨大的力量,直接砸向杜仲的脑袋。
  “喝!”
  杜仲牙关紧咬。
  心中闷气横生的同时,拳头一动,便是轰然挥舞而出。
  没有丝毫顾忌的,直接砸了出去。
  既然要打,那就狠狠的打!
  不就是以满状态来欺负他没状态吗?
  他杜仲偏偏就要在没状态的情况下,用绝对的力量,硬生生的把你打怕,打服!
  因为只有这样。
  只有力量上的挥霍和发泄,才能祛除杜仲心中那股不爽的怒火。
  “砰!”
  双拳相撞。
  巨大的对撞声,轰然炸响……
 
 
第一百一十五章 仗剑守关者!
  巨响声传开。
  杜仲身体微晃,守关者却在巨大的反震力下,止不住的倒退了两步。
  “唰!”
  一拳落下,一拳再起。
  杜仲稳住身形,脚步往前一踏,继续出手,强压重打!
  那守关的白袍青年脸色大变。
  刚才那一拳碰撞之间,他清楚的感觉到,杜仲的力量比他更大更强。
  即便已经连续战斗了23场,杜仲依旧保持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这让他心里,难免生出来一丝惊诧。
  “喝!”
  震惊于杜仲实力强横的同时,守关百袍青年急忙稳住身形,双拳齐出,试图阻挡杜仲的攻势。
  “砰!”
  又一拳对撞。
  杜仲依旧一动不动,白袍青年则是因为心里早已有了准备的缘故,不再如之前一般仓皇,反而显得有些游刃有余起来。
  “唰唰唰……”
  杜仲继续强攻。
  “啪啪啪!”
  白袍青年继续硬撞,在硬撞间不停的观察着杜仲的每一个动作,试图找出破绽,一击致命。
  只可惜,杜仲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出拳,快如闪电。
  一拳接一拳。
  眨眼间,俩人就对撞了数十拳。
  而在这数十拳的对撞间,杜仲显得越加的沉稳起来。
  白袍青年却是越大越心惊。
  一开始,他还能在有准备的情况下,挡住杜仲的攻势,可是随着杜仲的攻势越来越猛烈,他就感觉到越来越吃力。
  那种感觉,就好象防线随时都会崩塌一般。
  让他感觉到异常的难受。
  并且,这种难受的心绪只能一直压在心底,因为他根本就没办法发泄出来。
  在不断被压制,被强攻的双重压力下。
  白袍青年,心中一急。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看见杜仲在攻击中露出来一个破绽,立刻就集中全身的力量攻了上去。
  “砰!”
  只可惜,他的攻击还没能落实。
  杜仲的拳头就狠狠的把他砸飞了出去。
  “噗!”
  倒地的瞬间,嘴巴一张,一口鲜血涌流而出。
  杜仲,胜!
  这一刻,所有人都震惊了。
  包括林雨路以及位于高处观战的各大高手。
  所有人都认为,杜仲已经成了强弩之末,闯过了23关之后,已经到达了身体的极限,根本不可能继续闯下去。
  但,事实告诉他们。
  他们错了。
  杜仲还在坚持。
  杜仲还在前进。
  第24关,过了!
  随着这一关的度过,杜仲也正式的迈入到了武关的上层关卡。
  如果说三十六武关中,前十二关是普通关卡,中十二关是困难关卡的话,那么最后十二关就是噩梦!
  真正的最强者,全都聚集在这最后的十二关里。
  而且后十二关可是化劲期高手的才有能力资格去挑战的。
  甚至有过化劲期的直接倒在了前面二十四关!
  “一成五。”
  场中,杜仲喘息着,暗自盘算。
  这一次,他打败第24关的守关者,整整使用了一成五的力量,如今杜仲仅剩下百分之二十五的体力。
  距离目标,却还有着整整十二个关卡。
  “24关都过了?”
  “杜仲太牛叉了吧,居然能闯到24关?”
  “就是啊,我一直以为他连23关都过不了,没想到一转眼,他又闯过了两关。”
  “你们看,他这次应该真的到极限了。”
  “恩,这次他应该扛不下去了。”
  周围众人,议论纷纷。
  而在围观群众的纷纷议论中,杜仲成功闯过第24关的消息,也在同时被发到了武林网的直播帖里。
  一时间,等待着帖子更新的无数人,全都沸腾了起来。
  帖子里,大部分的留言都在讨论,杜仲到底能不能闯过23关。
  其中绝大部分人,觉得不可能。
  杜仲就算再强,也绝对闯不过第23关。
  可是,讽刺的是。
  就在这些不支持不相信杜仲的评论下面,出现的新消息,却是杜仲闯过了第24关。
  这一个消息传出去,瞬间打了无数人的脸。
  只见,在杜仲的疯狂进攻中,守关的青年不断的阻拦着杜仲的攻势,可是越打他就越感觉到吃力。
  他知道,再继续下去,他就要败了。
  所以,他必须放手一搏。
  当杜仲攻势凶猛之际,守关的青年突然找到了杜仲的一处空门,想都没想,甚至没有去阻拦杜仲的攻势,便是一拳反打出去。
  这一拳,正如他所想那般,无比精准的落在了杜仲的胸口。
  就在这一拳落实之后。
  场中的激战,突然停止了下来。
  一副静止的画面,深深的映在众人眸中。
  街道上的围观群众已经呆了。
  楼阁上,以林雨路为首的一众高手,脸上都是露出了震惊之色。
  每一个人,都神色骇然的望着场中。
  “这,怎么可能?”
  无比安静的楼阁上,林雨路惊呼一声。
  周围几栋楼阁上的高手,一个个都瞪大了眼。
  在他们眼中。
  杜仲的拳头,紧紧的贴在青年的胸口。
  距离砸中青年,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杜仲明明可以在对方击中他之前,一拳把对方砸飞的。
  但是他没有。
  因为,他的拳面迎向的,是对方的心口,那一只带着巨力的拳头一旦落实,对方恐怕会身受重伤。
  因此,杜仲没有下拳。
  但对方下了。
  对方的拳头,没有丝毫顾忌,没有丝毫留情的落在了杜仲的胸口。
  “你输了。”
  青年抬眼望着杜仲,冷笑。
  “武关,并非点到即止吧?”
  杜仲淡然回道。
  “当然不是。”
  青年嘿嘿一笑,说道:“再打下去的话,你会受伤的,你确定要继续?”
  “若为了输赢就能不顾生死的话,你已经死了。”
  杜仲翻了个白眼,脸上流露出浓浓的鄙夷之色。
  说话间,身子没动。
  一股恐怖的劲气,却是徒然自其那只拳头上爆发出来。
  “砰!”
  一声惊响。
  在那徒然爆发的劲气的推动下,那
  刚一落地,青年就猛的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望着杜仲。
  “哼!”
  杜仲冷哼。
  在刚才的交手中,青年明显能感觉到杜仲让了他,但他依旧大言不惭,引以为傲的主张自己打败了杜仲。
  这让杜仲感觉到很是不爽。
  他在为对方的生命考虑,而对方呢?
  为了名声考虑?
  对于这种人,杜仲显然是不待见的。
  “你输了!”
  冷冷的瞥了对方一眼,杜仲张口道。
  “我……”
  青年挣扎着要从地上爬起来,可身子才刚刚一动,体内便是生出来一股热血上涌之感,瞬间血腥味就到了喉咙。
  “输了。”
  吞下涌到喉头的气血,青年不甘心的一咬牙,张口认输。
  他知道,他已经受伤了。
  以杜仲目前对他下手的程度来看,如果在继续下去的话,杜仲必然会火力全开,直接把他打成重伤。
  “赢了?”
  “居然赢了?”
  “杜仲闯过了第23关!”
  “这怎么可能,他不是暗劲合一期的实力吗,怎么可能闯到第24关?”
  “整个武关,都只有36关而已,到了24关就代表闯过了三分之二啊……”
  周围骚动声起。
  从杜仲开始挑战的那一刻起,众人心里就装满了期待,期待杜仲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战斗到最后。
  可是随着杜仲闯关的势头越来越猛,众人心里的期待,也逐渐的转换成了对杜仲落败的期待。
  这种悄然间产生的反差,令众人对杜仲的实力,越发的感觉到震惊起来。
  “呼呼……”
  打败第23人,杜仲快速的喘息几口。
  在连续23次的战斗下,杜仲的体力已经被消耗掉了百分之六十,目前剩余的体力,仅有百分之四十。
  而往后的每一个对手,都比之前要强。
  这让杜仲感觉有些吃力起来。
  心里,也生出了一股莫名的压力。
  毕竟,他的目标是最后一个守关者。
  那个化劲期的高手!
  “这是极限了吧?”
  楼阁上,林雨路眯眼盯着杜仲,说道:“已经闯过第五关了,接下来你还有再战之力吗?”
  “没错,以暗劲合一期闯到第24关,已经很不错了呢。”
  “想闯过第24关,应该没机会了!”
  随着林雨路的一句话,一众在楼房上观战的高手,纷纷发表观点。
  在他们看来,杜仲显然已经到了极限。
  而且他做到的成绩,已经很了不起了。
  绝对不可能有继续突破下去的机会。
  间而言之。
  第24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