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博盈彩票 2018-06-15 20:22 的文章

脸上的表情是淡淡的是从他的眉毛的一撇嘴角的

 顾铮不知道,在这些师兄弟内自己的评价有这么高,他现在已经正一脸庄严的走进了朱冲八所在的天王殿内。
 
    他刚早早的将所要和朱冲八所说的话给准备好了,谁成想,一推开大殿的门,他又给呛了出来。
 
    皇觉寺本坐落在凤阳深山,尘土浮物自然是比旁处多上几分。
 
    要是不经常打扫,不出几日,浮土就会在地上落上薄薄的一层。
 
    这个大殿在清理的时候,需要先洒下清水,再用扫帚清理,可是顾铮安排的朱冲八,他在村里哪里又经过这般的培训。
 
    来到这个皇觉寺之后,被分派的活计多是打扫寺院外边的阶梯,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有菩萨的殿内工作呢。
 
    顾铮在门口只觉得安排这个工作的自己也是糊涂,不过这样也好,更是给自己了一个开口的理由。
 
    用袖子遮住了口鼻的顾铮,就在滚滚浮尘之中,再一次的冲进了天王殿。
 
    “朱冲八!”
 
    一声厉喝,就在天王殿的大门处响了起来,而在大殿的中央正如同和别人较劲一般的奋力清扫着厅内地板的朱冲八,则是被吓的一个激灵。
 
    坏了,是这个庙宇当中真正的掌权人,无欲师兄来了!
 
    自己这还在纠结大殿为什么越扫越脏的时候,他怎么就来了呢?
 
    现如今还是一个农家放牛娃出身的朱冲八,着实是没多大的胆量,他就这般将大扫帚搂在怀中,企图增加点安全感的哆哆嗦嗦的将身子转向了顾铮的方向。
 
    这一转,目瞪口呆,惊为天人。
 
    只见在大门口处,站着的是让他畏惧无比,心生埋怨的顾师兄。
 
    但是此时的无欲师兄,仿佛又不像是刚才在大殿中肆意辱骂过自己的恶面和尚。
 
    此时的他穿的依然是那身灰色的僧衣,却是有哪里是截然不同了。
 
    这个身材高挑,纤瘦匀称的僧人,眉眼间竟全是无欲无求的淡漠,白皙的清秀的脸庞上,看到他如此的作为,也并没有显现出任何狰狞的表情。
 
    大殿外的阳光,从他的后背处照射进来,竟是仿佛将他的整个人都笼罩在了金灿灿的光芒之内,宛若偏殿内佛光普照的菩萨。
 
    朱冲八竟是从自己的师兄的身上,恍惚间就看到了佛性。
 
    而接下来顾铮所说的话更是让他恍然了起来。
 
    “阿弥陀佛,朱师弟,你着像了,戒骄戒躁,清理佛堂本就是沉心静气,侍奉佛祖的修行的一种。”
 
    “原本我看你年岁尚小,佛根浅薄,需要打磨性格,增强历练,才让你在山脚阶梯处,一层层的清扫至大殿。”
 
    “原以为你经过这几日的磨练,已经能够做到最基础的不骄不躁了。”
 
    “谁成想,师兄我第一次派你来主持清扫殿内的事宜,你还是显现出了心性上的不足了啊。”
 
    说这一番话的顾铮,。
 
    其实就是扫个地,这破活老僧人们基本上没有人愿意干,可偏偏被顾铮这么一说,这简直就成为了最高尚的修行的一种方式了。
 
    年纪还小,基本没什么见识的朱冲八,想当初几岁的时候和地主家的狗打架都没怂过的孩子,愣是底下了头。
 
    他有些喏喏的回到:“师兄,师兄我”
 
    朱冲八的话语还未说完呢,顾铮就又一伸手,唱了一个喏:“师弟,不必多言。”
 
    “世俗中常有子不教父之过的言论,而在我们皇觉寺中,侍奉佛祖的这些僧人中,师傅就是我们佛经修习的领路人。”
 
    “而我这个师兄就是直接传授的负责人。”
 
    “朱师弟,你现在的这般表现,也是我这师兄教化无功的表现。”
 
    “究其根本,还是师兄我对于你的佛法理论上的知识灌输太少。”
 
    “也是,朱师弟才刚来寺庙之内,基础佛经都还未开始通读,自然是无法掌握佛法无边的精髓。”
 
    “不若从明日起,师弟也同你的二师兄,三师兄一起,开始在殿内,听师父的早课吧。”